longlong容

【胜出】你是我的梦05

天边的菓子:

#毫无逻辑的原作向
#今天的绿谷依旧没有上线
#前文请戳这 01~03 04


05.


“小鬼们,你们这是想被我集体开除吗?”强制消除这些小屁孩的个性后,眼前的一片狼藉让相泽有些头痛,他以前怎么没有听说过小孩子的逆反期是会集体爆发的。


“老师,万分抱歉!身为班长,我……”饭田率先迈出一步,接下来的话却被相泽制止,“有说这个废话的时间,还不快把这里清理干净!”揉了揉鼓动的太阳穴,


“雄英高中不是给你们玩友情游戏的地方,弄好了就马上训练!”其他人在饭田的带领下陆续散开,唯有爆豪一个人像是没有听到相泽的话还定定地站在原地。


爆豪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重重一压,“不要太着急。”相泽压低嗓音,在他耳边道。


赤色的双瞳微微一缩,爆豪猛然抬起头,看向相泽的目光闪烁着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的希翼。


“老师,我……”艰难地从喉咙挤出这几个字,可相泽接下来的话却给他带来了就算刚刚被连番质疑都不曾有过的迷茫。


“我知道,两种个性的融会贯通是件很困难的事,”戴好墨镜,相泽看向爆豪的目光显得有些晦暗不明,“可即使再怎么困难,你也要去做!明明有两种不相上下的个性,在作战中只会使用一种,那就是愚蠢!”


“训练的话,你就全力以赴吧,没有必要再收敛了。”


这一刻,爆豪整个人都处在一种完全静止的状态。


白云悠悠,树影婆娑,蝉鸣飞舞,温暖的阳光轻抚着训练场,却照得爆豪胜己有些发冷。
 
绝对是哪里出了问题…… 


爆豪审视着四周。
 
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上个月的那场作战,爆豪死死皱着眉仔细回忆, 爆炸以后……爆炸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鲜血、高温、尘烟、尖叫……零零星星的画面并不能提供有用的信息。


真是见鬼!
 
模糊的片段、身边失去部分记忆的人、莫名奇妙多出来的第二种个性,还有……失踪的废久。
 
混乱的线索在脑内碰撞,蓦地,爆豪眼前闪现出模模糊糊的人影,他们站在门外,伴随着七彩的流光,在黑暗中用冷峻的视线注视着自己。


「接……就交……了……」


其中的一个人影似乎想对他说些什么,爆豪凝神听着,但好像有一层奇怪的隔膜将对方的话语硬生生地阻拦。


「一直……我……象征……」


他本应该知道的,这个人要对他说的话。爆豪抬起脚,在走向那扇门的过程中,心里忽然冒出这么个荒谬的念头。
 
那种令人厌恶,又有些温暖的感觉他十分熟悉。
 
可是为什么,自己想不起来了?


「我有办法噢!」
 
突然,一个异样的声音响起,携着凛冽的恶意冲垮了刚才的温情。
 
脖子被冰冷的杀气扼住,爆豪勾起嘴角,“终于露出破绽了啊你这混账!”
 
还差一点……
 
破碎的记忆开始拼接,流失的东西开始回归原位,那道门距离爆豪只差一步。
 
还差一点!



“开始训练了。”有人轻轻拍了拍爆豪的后背,爆豪浑身一凛。
 
一瞬间,黑暗消融,流光飞散,面前的门和人影一去无踪,时间恢复流转。
 
掌心冒出火花,爆豪转过身带着怒气用力地向后轰击,还有一指之遥时,便强行止住了攻势。
 
“轰•焦•冻!”爆豪的表情变得无比狰狞,他看着对方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更加火大,“你给我记住今天的事!等一切都结束了,”手指夹杂着火花在轰焦冻的脸前划过,“老子一定要打爆你!”



“756.3m”
“684.2m”
“……”
“801.4m”
“下一个,爆豪胜己。”
 
爆豪上前,拿起地上的垒球,掂了掂,眼睛余光看到相泽对他点了点头。


“没有必要收敛?”爆豪嗤笑了一声,“究竟是谁给你们的错觉……”五指收拢,手腕旋转,“我之前没有拼尽全力啊?!!”
 
飞速流动的空气形成强大的风压,席卷着爆炸的火光形成巨大的推力把垒球推远——


“去死吧!!!!”


“等等!”相泽还没来得及将爆豪的个性消除,就见翻滚的气流把众人推得忍不住后撤,流星一般的轨迹从空中嚣张地划过,垒球落地。


“1456.8m”


  一片寂静。


“这……1456.8,他还是人吗……”上鸣拍了拍自己的脸,试图恢复清醒。
“我们这几个月……别不是做了假的特训吧?!!!”切岛抱着头哀嚎。
“不愧是爆豪啊……”饭田对比了一下自己796.4m的成绩,制定了未来一段时间的训练蓝图。


……
 
而这份惊人成绩的缔造者爆豪胜己,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露出不屑的笑容,他弓着身,左手死死抓住刚才投球的右手手腕,就像发现了什么荒诞不经的事情一样,双手微微发抖。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爆豪的右手疲软无力,手腕处严重地扭曲变形,简直就是身体被完全没有磨合过的个性狠狠摧残的样子。


“我以为经过这几个月的训练,你对个性的把握能够有所长进。”相泽走近爆豪,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肃,“没想到还退步了不少!还不快滚去恢复女郎那?!”
 
肌肉撕裂、手骨折断奇异地没有给爆豪带来多大的痛楚,或者说,刚才的一切让爆豪根本无暇去顾及手上的伤痛。


“One For All……”


“欧尔迈特……废久的个性,为什么会在我这里……?!”



“所以说啊!让你不要这么勉强自己!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恢复女郎气愤地为爆豪包扎,“你自己想想,我都为你处理多少次这种伤势了?!!这么惊人的磨损程度,就连我也没办法完全复原啊!”
 
看着爆豪一副神游天外的呆愣模样,恢复女郎狠狠地将绷带打了个结。


“痛!谁他妈……”意识恢复,手上传来的阵阵痛楚刺激着爆豪紧绷的神经,可恢复女郎有些危险的神情让爆豪果断地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你也知道痛?!从入学考试那时候起就这么乱来!再这么不知分寸,今天就是我最后一次为你治这样的伤了!总该给你留下点教训!”


“废、我,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吗?”爆豪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看得恢复女郎忍不住心里一软。


“俊典那孩子,在教育方面可真是失败。……爆豪小子,你要记住,个性可不是这么用的。如果你想成为一个合格的英雄的话。”


 


西沉的落日把整个病房染上金黄的余晖,在恢复女郎孜孜不倦的念叨声里,爆豪忍不住想起四岁那年他和绿谷一起放学回家,也是这样的夕阳,两个小小的身影一前一后地走着。


「小胜的个性,真的超级——超级厉害啊!真不知道我的个性什么时候才能觉醒啊!」
「即使你觉醒了个性,最厉害的人也还是我噢!」
 
原来一直都这么痛的吗?废久。
 
爆豪的目光慢慢聚焦在缠满绷带的右手,他忽然开口问道,“恢复女郎,有没有什么个性,可以大范围篡改人们的记忆?”


  ……
 
医疗室内没有人再吭声。


TBC.
我是可爱的小剧场——
“去死吧!!!”爆豪用力地将垒球扔出,
“欸!!!去死吧??不对啊小胜!!是smash!!!”
 

评论

热度(59)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