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ong容

【胜出】你是我的梦04

天边的菓子:

前文请戳这:01~03


这章又开始放飞自我了orz尬破天际的战斗描写就凑合着看吧……


04.
 
  嘀嗒、嘀嗒、嘀嗒,时钟里的指针在一片静谧里兀自旋转。
  是夜。


  爆豪睁着双眼躺在病床上,毫无睡意。
  上个月执行任务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可关于那场战斗的细节,竟只剩下废久那满是血腥味的一吻。
 
  搞什么啊那个白痴废久。
  第一次,爆豪发现,他在人群中无法找到绿谷出久的身影。
 
  明明之前是回个头就能看到的存在。
 
  爆豪叹了口气,手背覆在眼前,向来清晰冷静的思绪在这个夜晚漫无目的地飘飞,无法收拢。
  让他倍感疲倦。


   究竟是什么时候,废久在他心里竟占据了如此重要的位置?
 
  是小时候一直跟在他身后“小胜小胜”地叫着?是那一次他跌下小溪,对他伸出的手?是“淤泥”事件里他听到废久说:“因为,你露出了求救的表情!”?是看到他被敌联盟抓走,至今让他无法忘怀的绝望、崩溃的脸?还是那天晚上的干架?亦或是,上个月的吻……


  啧,怎么又来了!


“一直……一直以来,你都是这样。”爆豪轻声念叨着。
 
  明明只是个无个性,却还是不管不顾地跟在我身后,一次又一次看到我不想暴露在人前的脆弱面,自以为是的觉得可以帮助我……很让人火大啊不是吗?


  你的出现,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
 
  爆豪抬起手,想要触摸窗外有些遥远的星光,他用力一握,松开手时,手心是空的。


  就像这样啊,令我感到恐惧。


  可是现在,又意外地让我开始期待,与你并肩究竟是怎样的光景。


  漫长的时光有时候会模糊一个人的感官,熟悉的陪伴也会让一个人放弃去质疑那些所谓的理所当然。这是一种可怕的侵蚀,在岁月的流逝中默默地占据了你整个视野。
  悄无声息。


  废久,我……
  熟睡前,爆豪的脑海里是绿谷那张有些傻乎乎的笑脸。


  


   次日清晨。


“好了,拿上这个糖果,你就可以完美出院了!”在恢复女郎慈爱的注视下,爆豪嘴角抽了抽,接过糖果勉为其难地点点头。


“啊对了,”正当爆豪快要走出治疗室时,恢复女郎的叮嘱再度传来:“不可以一直这样勉强自己哦,再好的个性被你老是这样折腾也会失去原有的价值的。”


“……”爆豪挑了挑眉,这话,似乎对每次作战都恨不得断手断脚的废久来说才比较合适吧?
 
  想到那个老是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的家伙,爆豪撇撇嘴,“待会再收拾他。”


“唰——”教室门被重重地拉开,大家看清来者后,
“啊!恭喜出院啊爆豪!感觉还好吗?”
“怎么样怎么样?恢复女郎爱的小糖果好吃嘛?”
“爆豪同学,这是你昏迷期间落下的一个月的课程安排……”
“这不是恢复得挺好的嘛!你们瞎操心个什么劲?”
“……”


   爆豪拨开众人,“老子怎么样你们没有眼睛看啊再这么聒噪宰了你们噢!”
 
  这帮人怎么回事?以前也不见得这么殷勤?暗自嘀咕着,爆豪走向自己的座位,双眼却一直盯着身后空空如也的位置。


   直到上课铃响起,他回头一瞥,身后的位置还是空无一人。


“这混蛋不会是躲起来了吧?!”这个认识让爆豪露出了一个堪比当年体育祭他勇夺桂冠的笑容,让后面的峰田不寒而栗。
“爆、爆豪,我又不是胸大腿长的美女,你能别往后看了吗?!”被爆豪的表情震慑得忍不住纠下头顶的小球,捏一捏来减压,没一会峰田的嘴角就弯起一个猥琐的弧度:“当然啦,八百万就坐在我后面,我绝对不可能和你换位置!!!我可是非常中意八百万(的身体)的!!!”
 
  哈?!


“你的脑子里除了装着这些黄色废料还能有别的有用的东西吗?!”收回用个性把对方轰到螺旋飞天炸的念头,爆豪难得耐着性子问道:“废久……怎么没来?”


“所以爆豪,你说的废……”


“老师已经来了请大家保持安静!!!”饭田噌地一下站起,手掌挥向爆豪和峰田:“尤其是你们两个!上课时抱着如此散漫的态度怎么能对得起之前在这个教室里上课的前辈们!”


   啊,又来了。


   A班全体在内心吐槽着。


“好了饭田,你坐下吧。”一阵有气无力的声音从睡袋里传来,拉链拉开,像往日一样好像永远没睡够的相泽戴上墨镜,“今天要检测你们这几个月的训练成果,小鬼们,用你们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到操场集中!”


“是——!”


  爆豪微眯双目,偏过头啐了一口,狠狠踹了一脚课桌后才起身与其他人一同来到操场。


“丽日、蛙吹、切岛、青山、常暗、上鸣、叶隐……轰、爆豪,再加上我。报告,1-A全员19人到齐,可以开始训练!”饭田正要走回队伍,却感到领口处有一股怪力把他扯了一个踉跄,隐约间他还闻到衣服烧焦的气味。


“喂!爆豪你!”
“欸!!!爆豪你在干什么啊?!”
 
  无视了其他人的惊叫,爆豪深吸了一口气,缓缓松开了饭田的衣领,眼中的禇红色逐渐变得暗沉,“19人?全员到齐?你这四眼不是和废久玩得挺好的吗?!他到底是退学了还是死了能让你说出19人就到齐了这种话?!!”


“咳咳,爆豪你冷静一下,”饭田捂着喉咙,平息着皮肤上的灼烧感,“从昨天开始,我们就很奇怪了。”直起身,饭田重新戴上有些歪掉的眼镜,整了整被揉皱的衣领,“你口中的废久……到底是谁啊?”


“嘭——”


  火光闪耀,爆破声起,爆豪的这一击砸在了挡在饭田前面的切岛已经完成硬化的手臂上。


“爆豪你究竟在干什么啊!他是饭田!是我们的同学啊!!!”
“切岛你他妈的给我滚开!我要打死这个四眼!!!”
 
  呲啦——
 
  爆豪低下头,发现自己的双脚不知在何时被冰块冻住,“爆豪,我觉得饭田说得对,你确实需要冷静一下。”轰焦冻抬起手,原本只弥漫在爆豪脚踝的冷气迅速攀爬到膝盖,很快,爆豪的小腿全被冰块覆盖。


“阴阳脸难道连你也——!”


  爆豪眼前一花,一个束缚网已经把他牢牢捆住,“对不住了爆豪同学,可是你的情况的确有些不对。”八百万控制着束缚网,眉间显露出一丝歉意。


“一个两个的都是这样……”爆豪握紧拳,手中喷出的火焰越发迅猛,冰块和束缚网隐隐有被崩裂的趋势。


   他抬起头,看清眼前的一切后,个性却被慢慢地收起。


   大饼脸惶然地操控着碎石,上鸣一边打抖一边发着电,常暗满眼迷惑黑影在身后嘶吼,耳郎默默插上了耳机,峰田也在狂抓头上的小球……
 
  搞什么啊……开什么玩笑……


“爆豪你是不是中了敌人的个性……”


  这帮蠢货为什么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冷静一下!大家注意!不要误伤彼此!”
 
  少了一个人啊……我说……


“松开爆豪吧他的伤还没……”


“少了一个人啊你们这群废物!!!”双腿被冻住无法动弹,爆豪用力撕扯着身上的束缚网,手指渗出血迹,
“废久不见了你们没发现吗?!!!第二十个人!!!那个废久!!!绿谷出久!!!”


  A班的同学集体愣住。


“爆豪……你在说什么啊……”


“我们班……不是一直只有19个人吗?”


“绿谷……绿谷出久是谁啊……”


“你还是回恢复女郎那里看看吧爆豪……”


“我们不认识这个人呐……”


“爆豪同学,”饭田和丽日同时开口,两人对视了一眼,丽日说道,“那个……昨天我和饭田君去查了一下,雄英高中……没有你说的这个人啊。”


  喂喂,大饼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眼前模糊,口鼻辛辣,这是仿佛坠入海底,溺水时带来的痛感。


  连呼吸这么简单的事好像都没有办法做到了。


「漫长的时光有时候会模糊一个人的感官,熟悉的陪伴也会让一个人放弃去质疑那些所谓的理所当然。这是一种可怕的侵蚀,在岁月的流逝中默默地占据了你整个视野。
  悄无声息。」
 
  有什么东西……失控了。


TBC.


我是可爱的小剧场——


冬天的某一日,A班的同学们集体出游。
“1、2、3、4、……、19,19……咦?!绿谷去哪里了?!”身为班长的饭田紧张地到处查看。
“在这里啦四眼。”爆豪打了个哈欠,拉下棉衣的拉链,随之钻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
“啊!对不起饭田君,那个……”绿谷脸有些红,“小胜说太冷了就……总之给你添麻烦了真是抱歉!”


……
“哦。”哥哥我不想当英雄了怎么办。

评论

热度(78)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