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ong容

【胜出】你是我的梦14

天边的菓子:

#毫无逻辑的原著向
#
#前文请戳这 01~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温暖、干燥,还在发颤。


爆豪的手就这样覆在绿谷的双眼之上,他能感受到手下调皮微翘的睫毛有如蝴蝶的翅膀,在他的手心里轻轻扇动。


几乎让他当场落泪。


爆豪俯下身,双眼注视着身下的绿谷,虔诚地在自己的手背上印下一吻,掩去了眸中的酸涩。


总是留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脸颊上有些小雀斑,嘴角会弯起白痴一样的傻笑,看到喜欢的猪排饭就挪不动脚步,和女孩子相处会结结巴巴没用地脸红……啧,当然这样也不错……从小到大叽叽喳喳地吵着要做最强的英雄,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小胜、小胜”地叫着。


这就是我喜欢的人。


偏过头凑到绿谷的耳边,满意地看到对方的耳朵因为自己洒落的呼吸慢慢变红,他说:“废久,你再睡会。”


可是,他的手下却一片濡湿。


他看到废久轻轻握住自己的手腕,然后把自己的手从他面前拿开。


废久哭了。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要落不落,早已不是第一次见过的场景,这一回却让爆豪心里发堵。


“你哭个毛啊!……丑死了。”


“爆豪君。”


只因为这个称呼,爆豪整个人僵在原地。空洞感开始在他心里重现。


“我……一直都憧憬着你,自从那一次的淤泥事件之后。”


我想听的不是这些。


“爆豪君很耀眼啊,可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个性的普通人。”


摆着一张义正言辞的脸,却变着花样来恶心我,你到底想做什么啊?!


“我本不应该和你有交集的。”


给我闭嘴!!!


“我在过去的十五年里,根本就没有遇到过爆豪胜己这个……”


“所以说为什么连你也忘了?!!!”


爆豪想纠起绿谷的衣领,却顾及着对方身上的伤势,手伸到一半后硬生生地扭转方向,把枕头砸出一个深深的凹陷。


“我们明明……就是那最见鬼的幼驯染啊!!!”


嘶吼声在病房里回响,事到如今,“幼驯染”这个曾令爆豪厌恶不已的身份,却成了两个人之间唯一的联系。
但现在,就连这份浅薄的关系也在今天彻底地断了。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
   With silence and tears.」


——故人重逢,我将以何见你?
      以沉默,以泪水。


“我没有忘记。”眼泪顺着眼角流入绿谷的鬓发,没有人知道他多想相信爆豪的这番话,也没有人知道他多希望爆豪说的一切就是真正的现实,可那只是个美好的幻想而已,离他太遥远了。


“我们不是幼驯染,绿谷出久的人生里,没有爆豪胜己。”


“我为爆豪君做了整整一本的《面向未来的英雄分析》……”


我本来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告诉你的。


绿谷出久紧咬着下唇,试图让自己不要哭得太狼狈,太大声。


“很可笑是吧,可是除了爆豪君的亲人,这个世界上,应该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你。”偏移了视线,绿谷看向窗外,天色已经渐渐变暗。


“表面上看上去容易生气,其实你心里一直都有着属于自己的底线,攻击时第一招通常习惯用右手蓄势,你还喜欢吃辣,喜欢登山,偶像是欧尔迈特,你特别欣赏他胜利以后的样子……”


“所以我很清楚,你根本就没有幼驯染,也不认识什么绿谷出久。”


像是费尽了毕生所有的勇气,绿谷抓住了爆豪的手,一直握着。


爆豪的手有点冰。


“是你的记忆错了,爆豪君。我不想你被敌人利用。”



那个和一切毫不相干的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写作憧憬,读作喜欢。


所以他绝不能允许自己成为爆豪胜己被敌人伤害的借口。


敌人的袭击就像一把利刃挑开了他的皮囊,显露出他的私心,彻底击碎了他的梦。


是时候结束了。


能吃到喜欢的人为自己做的鸡蛋面,能在睡醒时对喜欢的人说第一声早安,能和喜欢的人一起去逛超市,能把自己爱吃的东西毫无芥蒂地塞进喜欢的人的嘴里……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这些回忆,已经弥足珍贵,不能再奢求更多。


“是我太自私了。”将手松开,放回被子里,“我早就察觉到爆豪君你不对劲,可是直到现在才说出来。对不起。”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一点。”爆豪站起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绿谷,眼神冰冷。


果然不能被原谅吗?绿谷苦笑了一声。


“自以为是。”


啊?绿谷抬眼看向爆豪。


“从小到大,我不知道说过多少次,我最受不了那些狂妄自大自以为是的人,可是无论说了多少遍,你就是不改。”


“等等!爆豪君我……”


“你他妈给我躺好听我说!”语气中的暴戾终于不再掩饰,绿谷噤住了声。


“擅自忘掉一切,擅自划清我和你的界限,擅自否定自己的未来龟缩在一个鬼都不知道的角落里,现在倒好,一副我为了你的样子,大义凛然地做出所谓的牺牲,鬼他妈才需要!!”


爆豪双目微眯,看着绿谷呆滞茫然的脸,火气突然就这么冒了上来,“真嚣张啊,废久。我真的很好奇,到底什么东西才能被你放在眼里。”


“其他那些蠢货不记得了我不管,他们说我记忆错乱我也没放在心上。”爆豪弯下腰,为绿谷拈好被子,“可是只有你不行。”


赤红色的双目凝视着祖母绿的眸子,不给对方丝毫躲闪的机会,“只有你忘记了,我绝对无法原谅!”


混乱的呼吸在空气中流转,绿谷出久觉得自己被身上的被子给困住了,无法动弹。


“废久,我真怕哪一天,我会恨你。”


病房门吱呀一声地关上,然后天黑。


TBC.


PS.中间穿插的英文摘自拜伦的《春逝》(稍稍改动了一点点翻译,在这向原诗致敬。)


突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鬼orz

评论

热度(60)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