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ong容

【胜出】云海之上10

天边的菓子:

#十杰paro
#大概是一条龙把勇者娶回家的故事
#很俗套的我流冒险,ooc预警!
#有上耳!上耳!上耳!
#前文请戳这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你,你……”


绿谷出久抹了把自己的脸蛋,整个人有点懵。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刚才发生的一切到底意味着什么,爆豪胜己就极为粗鲁地揉乱了他的发顶。


这个与黑暗中无二的动作几乎让绿谷一瞬间卸下了所有防备,他感受着身体近似本能的变化,一股陌生的情绪全然不顾他的意愿在心底烧了起来。


……是信任还是依赖?或者还掺杂有别的东西?


绿谷不敢去深究这份情绪的源头,于是他匆匆看向窗外的霞光,然后故作轻松地说:“你们龙族还会屈尊去学人类的见面礼……真让人意外。”


听到这句话,爆豪原本紧握绿谷手腕的手指慢慢地,慢慢地松开了,隐约可以从他的指缝间看见不断闪烁微芒的龙族契约。


他那满腔呼之欲出、汹涌翻腾的渴望在对上绿谷躲闪的眼神时略微凉了下来,随后逐渐停息。爆豪胜己突然意识到现在还不是时候。


现在还不行。


他转而去握住绿谷的手,一下一下地抚过上面的道道伤疤,试图压下心里那种从未有过的焦虑感。


无形中爆豪觉得自己无拘无束的一生第一次被一副枷锁困住了,沉重的铁链禁锢他的龙翼、四肢,名叫绿谷出久。


把看上的东西抢过来,把喜欢的东西据为己有,这对于实力至上的龙族来说明明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可他却没来由地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对待绿谷。


绝对不能。



在被银龙设下禁制的那两天,爆豪就坐在城里最高的望楼上,打量着楼下来来去去的人,从日暮到天黑。


这些人类老少不同,高矮不一,他们拥有各自的喜怒哀乐,但在爆豪眼里全都是一些模模糊糊的灰影,全都毫无分别。


“没意思。”


这些家伙当中应该有一抹墨绿才对,他顶着一个乱糟糟的……


爆豪忽地止住了自己荒诞的念头。


我他妈在想什么……


「趁早做决定吧,不然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真的死了,你不得像我一样后悔一辈子?」


银龙欠扁的调调不合时宜地在脑子里嗡嗡叫嚣着。


爆豪黑着脸从望楼顶端一跃而下,混进了来往的人群中。


张灯结彩,街道上每一个角落的喜悦仿佛都凝成实质。


爆豪逆着人流回到那座尖顶塔楼,抬头看向二楼的窗。


隐约间可以窥见一缕幽微的墨绿。


这抹颜色的主人现在睡着,不会一脸傻样地跟在他身边碎碎念,也不会挤在熙攘的人群中,惊叹于某些他认为很无聊的东西。


爆豪垂下的手摸到了一枚扣子。他把扣子死死攥进手心。


银龙的禁制霎时光芒大盛,横亘在前,徐徐燃烧的赤色龙炎不顾一切地撞了上去,发出一阵闷响。


你完了,爆豪胜己。


爆豪听到有人这么对他坦言。


——那是他自己。



传说龙族是风与天空的王者,可他现在身处璀璨的星空之下,心里只有一个人。


人类口中的喜欢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爆豪心想。


你看他心甘情愿地戴上枷锁,顾虑左右,到最后也没能完成此生唯一的契约。


“你他妈混蛋啊。”爆豪用力一扯绿谷的脸颊,满意地看到绿谷那双蒸腾起雾气的双眸只倒映着自己。


绿谷羞恼地拍拍爆豪在他脸上作怪的手,又往上推了推,“什么混蛋……你起来!”


爆豪没搭理他。


龙族炽热的体温透过布料传进被子里,捂得绿谷脸颊都隐隐发烫。他叹了口气,“爆豪胜己,你到底……”


“笃、笃、笃”,和缓的敲门声打断了绿谷的疑问,一道温和的男声响起,紧接着门被推开——


“绿谷,我进来……”


轰焦冻看着绿谷床上凭空多出的某条龙,面色一僵。


爆豪微眯双目,他可没忘记这个半白半红的家伙之前和废久聊得挺欢,现在过来又想做什么?


“嘁。”就着这个姿势,爆豪摸摸绿谷的脑袋,朝轰焦冻挑衅般勾起嘴角。


轰冷笑:“你终·于·进来啦?之前看你被禁制弄得那么狼狈,我还以为绿谷醒来后能清净点。”


爆豪脸上的笑容顿时裂开一条缝。


“找死啊你个混账阴阳脸!”


“轰殿下、你你们别吵啊!!爆豪你赶紧从我身上起来!!”


“哈?!他一来你就赶我走废久你他妈什么意思?!”


“诶呀,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银龙笑眯眯地从门后探出头,慢慢走进房间。


绿谷成功挣脱了爆豪的怀抱,他拿起床边的勇者之剑,拱手说:“谢谢您救了我。”


轰焦冻也在一旁欠身以示谢意。


爆豪扫了银龙一眼,又偏过头看看绿谷,最终十分勉强地憋出一句“谢了。”


银龙笑道:“和拯救了这座城池相比,我做的事情根本不算什么。”他顿了顿,最后朝向绿谷:“你们就是这一代的地图持有者吧?”


三人面面相觑。


“因为宝藏的力量,这里的人世世代代只能面对满目的黄沙,连我都无法改变其分毫。”银龙苦恼地皱起眉,“可又因为宝藏的指引,他们才得以脱困。”


“说它残忍吧,偏偏又留下了一线生机,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评判才好。”


暖黄的烛光把银龙的神情柔和得不甚清晰,他忽然亮出龙族的竖瞳,注视着眼前的冒险者们:“具体过了多少年我已经不记得了……不过九位候选者——龙族、勇者、王储,”他飘忽的目光转向窗外,街道上的少年少女正帮忙准备明晚的庆典。“骑士、精灵、魔女、狂战士,再加上财富之子和领主大人。”


“上一次聚齐,好像还是昨天的事。”



深夜,忙碌了一天的城镇陷入沉睡之中。同样的夜晚有人辗转难眠,也有人安然入梦。随着晨光初露,第一抹微曦照耀在焕然一新的小镇上,沙漠中最大的庆典终于拉开帷幕——


“你们快来看这个!!”


蓝天被楼与楼之间悬挂的彩旗渲染,就好像孩童们在幕布上的信手涂鸦。人们的欢声笑语中夹杂着不知名的异域乐曲,卖东西的商贩还有的摇起羊皮铃鼓一下一下应和着曲调声。


丽日拉着耳郎和梅雨跑到一架摆满苹果糖的小木车前,晶莹剔透的瑰色糖衣包裹着红透的苹果,在阳光下闪动着诱人的色彩。这些糖果在被人精心摆放后倒不像吃食,反而像点缀小车的装饰品。


“这是什么?”梅雨眼中充满了跃跃欲试。也不怪她如此惊奇,精灵族的少族长肩负守卫领地的职责,这种遍布人族的小吃对于未曾离开过森林的梅雨而言自然是十分陌生的。


卖苹果糖的是一位面容和蔼的中年妇女,她笑吟吟地将插有竹签的糖果递到三人面前,说道:“请试试吧,远方的客人们。”


“诶,谢谢。”


梅雨接过竹签轻轻朝上咬了一口,酸甜的味道马上在舌尖蔓延。“和森林里的苹果有些不一样,”她向丽日和耳郎小声道,“但是很好吃。”


“据说这是恋爱的滋味呢!”丽日脸上冒出可爱的红晕,“我母亲也会做这种糖果。”


“我记得我小时候整天和朋友溜到集市上去买它,虽然长大以后就不常吃了,可这味道我一直没忘。”想起自己和八百万被苹果糖弄得两嘴发红的样子,耳郎忍不住笑出声。


“啊!苹果糖!”上鸣领着其他人一同走了过来,“耳郎我记得你、你们女孩子都很喜欢啊。”他暗地给提醒自己的队友轰焦冻比了个跪谢的手势,强行把话题扭回正轨。


耳郎瞥了上鸣一眼,不动声色地思索着上鸣话里诡异的停顿。


“小久!你要不要也尝尝!”丽日举起苹果糖,却发现爆豪像捧花一样抱着一大堆糖果朝绿谷走去。


噫???!!!


摆满苹果糖的小木车空了大半,卖糖果的妇女招了招手里的金币,无奈地对丽日笑着。


“呜哇!”原本只是悄悄打量的东西突然成山般出现在眼前,着实把绿谷吓得不轻。


“拿着!”浓郁的糖味熏得爆豪险些被腻死,他看着绿谷站在原地没有动作,更是气极,“还不快给我吃了它?!”


“啊?”莫名被塞糖的绿谷有些愣,他极为艰难地拿稳糖果,好半天才晕乎乎地问:“爆豪你买这么多苹果糖干什么?”


“刚才也不知道是谁眼睛都要贴上去了。”爆豪鄙夷道,“这种小孩子才爱吃的东西难怪一金币就能得一大堆……啧,废久就是废久!”


绿谷的脸噌地一下红了个彻底,和他手中的苹果糖也没什么两样了。“我只是好奇而已啊!”他在爆豪不耐的注视下逐渐哑了声,“以前又没吃过感兴趣不是很正常嘛……”


最终那些一个人是绝对吃不完的苹果糖被分给了城内的孩子们,唯独剩下的一根孤零零地躺在绿谷手心里。


苹果的果香和蜜色的焦糖混杂,绿谷趁爆豪别开眼的一瞬间把糖果咬出一道小口子。


——好甜。


爆豪盯着那些啃着糖果大呼勇者万岁的臭小鬼,浑身的低气压就差明明白白地写上老子很不爽这几个大字。偏偏他还他妈的不好生气,不然待会又要被光芒万丈的勇者大人啐一句欺负小孩子。


爆豪撇撇嘴,突然感到自己的披风被旁边那人轻轻拉了拉。


“干嘛?!”


一根被咬了一口的苹果糖被递到他跟前。


“……”


绿谷忽觉不对,红着脸连忙把苹果糖翻到完好的那一面对着爆豪,磕磕巴巴地说:“不、不只是小孩子爱吃……你尝尝……”


爆豪胜己在那一刻觉得心里像是被羽毛撩拨了那样,生发出一种强烈的、止不住的酥麻感,搞得他那颗顽强的心脏不听使唤地疯狂加速,蹦个不停。


真是栽了。



爆豪用力抓住绿谷的手,就着绿谷咬过的地方硬是把自己讨厌的糖加果吞了一半。


“腻死了……你个白痴。”



“对了,怎么这两天都不见切岛?”饭田左右扫视,没有找到那个熟悉的红色身影。


“他肯定在城西的擂台那。我也是服,打了两天了他还不腻。”上鸣嘴里叼着根草,神情无比悠哉,“哟,他来了。”


“啊啊啊啊啊!抱歉!”切岛一边嚎叫着一边狂奔过来,“这里!这里根本就是狂战士的故乡啊!”


“行了行了,我看只要有人和你对轰哪里都是你的故乡。”


“小切岛还真是热血呢。”梅雨和上鸣感叹道。


切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随后收起笑容,无比郑重地对绿谷说:“勇者大人,我有个不情之请。”


“???”


“能否请您,现在就和我到擂台那打一场?”


“诶?!可是小久的伤才刚好啊!”


“切岛你别不是玩过头了吧?!”


爆豪看向绿谷。


绿谷低着头,右手搭在断裂的勇者之剑上,没有出声。


TBC.


🎄提前Merry Christmas!🎄

评论

热度(103)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