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ong容

【胜出】云海之上07

天边的菓子:

#十杰paro
#大概是一条龙把勇者娶回家的故事
#前期全员大乱斗(×
#很俗套的我流冒险,ooc预警!
#有上耳!上耳!上耳!
#前文请戳这01 02 03 04 05 06


07.


「勇者身兼大义与果敢,才智与胆识,智与勇相辅相成,缺一不可。一味地热血冲头,那是莽夫。」


绿谷幼小的身体蜷缩在昏暗的小屋,他抱紧怀中带有斑驳锈迹的宝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幻化的光影。


「欧尔迈特……」


人影背着手,像是听到了绿谷的呼唤,他舒展眉目,伸手往前方一指——


绿谷觉得好像真的有人轻轻点了点他的额头,那股温暖转瞬即逝。


「可是少年啊,你也要学会燃烧自己。」


——你手中有剑。



“喂!废久!”


绿谷一窒,发现爆豪正回头看他,脸上挂着张扬的笑:“比一场!看谁先干掉这只畜生!”


“你敢来吗?”


天光唰然一现,照亮了积满灰尘的小屋。恍惚间好像又回到了当年,那个小小的身影背上宝剑走出家门,一切重新开始。


绿谷出久抚上胸口,感受着指尖下扑通扑通的心跳。


Bakugou Katsuki.


埋藏于心底的东西被对方蛮横地挖了出来,顺着血管流遍全身,翻滚如焰。


那是他遗忘已久的——


求胜欲。


勇者的利剑在此时终于闪烁出应有的锋芒,绿谷挥剑,忍不住挑起嘴角。他对爆豪说:“如你所愿。”


嘭!!!


声势浩大的龙炎中穿梭着数道剑光,爆豪和绿谷的攻击毫不留情地施展到透明巨蝎身上,波浪般的气流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肉眼可见地足把沙漠削薄了一层。


三线幽灵皇的腹眼被爆豪的龙炎灼伤,躯壳被绿谷的剑招撕开了一个裂口,血腥味从伤口处蔓延,使得其他的三线幽灵陷入慌乱的状态。


“你左我右?”绿谷瞟了眼站在他身侧的爆豪,眸中的跃跃欲试使他的眼睛折射出不一样的光彩。


怎么跟看到鱼的猫一样?


爆豪失笑,伸手将绿谷翘得有些高的嘴角扒拉下去,“随你。”


话音刚落,两道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爆豪和绿谷分别攻向三线幽灵的左右两边。


谁都不肯落后。


手掌心崩裂出道道血线,绿谷握紧剑柄的手却没有松开。


目光锁定着试图逃窜的巨蝎,抓住巨蝎破绽的绿谷再度出剑。


属于前代勇者欧尔迈特的气息覆盖剑身,幽幽蓝光带着森然寒意直接削断了蝎子的右三足。


“爆豪胜己!你可别就这么输了啊!”


啧。


这家伙……


笑意加深,爆豪抹了把脸上的划伤,眼中的赤金色逐渐变浓。一缕稍显细弱的火苗忽地升腾,焚尽万物的威势让绿谷和三线幽灵皇齐齐顿住。


“站在这里给老子看清楚了!”爆豪飞身一跃,抓住了绿谷的手臂把他拉至身后,随即火苗被爆豪简单粗暴地拍在巨蝎左侧。


霎时火光冲天,刚才还弱不禁风的火焰顿时壮大,把巨蝎包围。


爆豪长臂一伸将黑着脸的绿谷揽了过来,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凑到他耳边说道:“别太嚣张啊,废久。”


“这两个家伙是想怎样?!!”上鸣一脸崩溃地和耳郎掀翻一头三线幽灵,“有那闲工夫搂搂抱抱还不快过来!卧槽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蝎子?!”


“你别吵!”本来还觉得上鸣挺可靠的耳郎训斥道,又立刻对准另一只巨蝎的尾部劈了过去。


“妈耶我的姑奶奶!你悠着点,这尾刺有毒啊!”上鸣连忙护住耳郎的手背,一阵胆战心惊。


“真是让人热血沸腾对战!!!”切岛挥舞双刀,“不过说实话这些蝎子真的很适合狂战士的训练……”


饭田看着绿谷和爆豪的方向,对轰说:“看来进展得很顺利。”


有着饭田盾牌掩护的轰焦冻出剑更为利落,闻言,他答道:“毕竟绿谷和那条龙都在,应该不会出太大的问题。”


梅雨和丽日一同坐在魔女扫帚上,她们身前的水球为了攻击三线幽灵已经缩小了大半。


“勇者和恶龙,这组合真有趣……御茶子,你在看什么?”


丽日收回视线,卷了卷耳边的鬓发,“我在找传送阵呢。你看我们之前在迷幻之森的时候,不也是打败藤蔓这个boss就被送到这里来了嘛。所以现在小久和爆豪干掉了三线幽灵皇,我想传送阵……”


眼睛的余光看到切岛等人继续和三线幽灵缠斗,丽日像是卡顿了一样止住了声音。


“御茶子?”


“梅、梅雨……”丽日的脸蛋已经全无血色,她连忙操纵扫帚飞往爆豪和绿谷的方向,“三线幽灵皇死了以后,其余的三线幽灵也应该同时暴毙才对!!!可是现在、现在……”


“什么?!”


沙漠上的毒蝎仿佛是为了呼应丽日发颤的双手,变得狂乱异常。它们对准眼前的几位入侵者,像它们的首领一样一齐喷射出尾部的毒刺——


三线幽灵皇的尾刺吞噬幽光,趁两人不备之时带着舍命一击的决然向爆豪和绿谷冲去。


“嘁,临死反扑也不要这么直接吧?”


爆豪抬手想召出龙炎,区区一根毒刺他还不至于挡不下来。


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


细密的疼痛从他的心脏开始炸开,他脸上的划伤在这时候烧了起来。


这畜生钳子上也有毒?!


短暂的麻痹与痛感袭击全身,仅这一瞬,尾刺就已来到他们面前。


爆豪艰难地转眼看向身边的绿谷,喉咙里发出一阵咕噜声却说不出话。


你个白痴!!!傻站着干什么快跑啊!!!


“小久!!!”丽日的惊叫从上方传来。


尾刺的速度太快了,快到绿谷意识到危机时,只来得及推开爆豪,堪堪把剑虚掩在自己胸前。


那条龙被我这么一推,肯定气死了吧?弱小的人类救了龙族什么的……怎么好像听到了丽日的声音?这么快就赶来了吗?大家都怎么样了?这蝎子真的不好对付啊……


乱七八糟的思绪在脑子里纷飞,面对即将而至的危险,绿谷都奇怪自己怎么还有精力去想这些东西。


……或许是因为欧尔迈特。


手套下掌心裂开的伤口落井下石般痛了起来,绿谷觉得这一次右手可能又要多出几道伤疤。


绿谷出久原本是不带手套的。


因为没有手套的阻隔,他的手指、掌心可以清楚地感知勇者之剑的纹路……这能让他对于“绿谷出久成为了欧尔迈特的继承人”这件事多一些真实感。


可天不遂人愿,这种真实感在他被宝剑的力量反噬时都会被消磨。


每一次他想像一个真正的勇者出剑,欧尔迈特遗留下来的力量都会震裂他的掌心。


久而久之,他这个不合格的继承人,右手上便轻易布满了不合格的标记。


所以绿谷找来了一双手套,既挡住了伤疤以防吓到别人,又能安慰自己继续往勇者这条路上走。


一举两得。


好在欧尔迈特没有对他全然失望,那把弄伤他无数次的宝剑,在他遇险的同时也会保护他。


对此绿谷是庆幸的。


但今天出现了例外。


粗大的尾刺穿透了他的肩膀,将他狠狠钉在了身后的岩石上。


光是听肉体被刺破的噗嗤声,就能让人痛到骨子里。


啊……可是为什么啊……


酷热的沙漠之中,绿谷出久感到有些冷。


他想弯腰捡起地上的半边剑刃,却怎么也动弹不得。


“铮——”


这个单音节冲刷着绿谷出久的灵魂,在他耳边不停的回环反复。


那是让他绝望的、剑的悲鸣。


「可是少年啊,你也要学会燃烧自己……毕竟,我也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


欧尔迈特留给他的勇者之剑,断了。



爆豪胜己被绿谷出久这么一推,脑壳直接砸到了地上的碎石。


痛得他马上清醒了。


龙血在体内翻滚,一点一点地将三线幽灵的毒素焚尽,他脸上的伤口不停地渗出黑血。


等到四肢恢复知觉,爆豪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冲到了绿谷身边。


那跑姿绝对逊毙了。


“谁要你多管闲事啊?!!你他妈是看不起我吗?!!我……”


爆豪的目光落到绿谷的半截剑上,他愣住。


“我是勇者……”似乎是因为被泪水挡住的缘故, 绿谷的眼睛有些失焦。肩上的痛感扩散,他紧咬下唇,说:“我是勇者。”


爆豪胜己现在很烦躁。


他伸手想拔掉绿谷肩上的尾刺,却又被阻止了。


“你别动他!!!”


他妈干什么都不顺。


爆豪看向飞来的丽日,直接怒道:“他是我的东西!!!”


“所以我就是讨厌你们龙族这一点。”梅雨冰冷的眼神刺向爆豪,“你当他是龙?人类失血过多会死你知不知道?!!”


丽日越过爆豪给意识模糊的绿谷处理伤势,爆豪僵在原地,罕见的无措起来。


废久会死?


他下意识抓住绿谷的手,温度有些低。


对噢……废久是人类。


不是龙。


爆豪木然地看着蛙吹和丽日讨论要怎么取出尾刺,怎样才能不让伤势加剧,还有后续的止血、防止感染的工作,密密麻麻一大堆……


……这种小伤不是自己就能愈合吗。


爆豪忽然想起他刚化成人身时曾养过一只猫,毛绒绒的,很乖,特别喜欢吃后山水池里的鱼。是家里的老太婆特意从人族带回来的。


可是没过几天,这只猫就死了。爆豪还没来得及给他取名字。


他跑去质问老太婆,谁动了他的猫。


老太婆却一脸看傻子的样子对他说:“这只猫的寿命本来也就只有四五年。”


……


那时候的爆豪才意识到,四五年原来这么短。


爆豪胜己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养过猫,也不再闹着要去人族。


那里的一切都太弱了,没意思。


他虚虚吊着绿谷的手,好几次想松开,却又做不到。


绿谷肩上的尾刺被丽日和梅雨小心地取了出来,果然如她们所说,伤口涌出了很多血。


如果这家伙是龙,我……


我会怎样?


爆豪这么问着自己。


他摩挲着绿谷出久的腕骨,摩挲着皮肤上半完全的主仆契约。


没有人知道这个玄奥纹路的最后一笔如果落在左侧,龙族一生唯一的一个伴侣契约就会成型。


爆豪把头埋在绿谷的颈窝,轻轻嗅了嗅。


过滤掉浓重的血腥味,他还能闻到最初见面时他喜欢的那股气息。


三线幽灵皇的偷袭成功仿佛吹响了胜利的号角,最后一波巨蝎从孔洞中爬了出来,慢慢把众人包围。


“有完没完啊?!”上鸣暗骂,他环顾四周,几乎每个人的体力都耗费得差不多了。


梅雨盯着上空的水球,沙漠水元素本就稀少,水球的体积已经不足原来的一半,要撑过去……有点困难。


此时的困境断断续续的倒映进绿谷的眼眸,巨蝎的毒素混乱着他的视线。


三线幽灵皇与别的蝎子不一样,它致命的剧毒隐藏在一双钳子上,尾刺的毒素反倒弱上许多。


所以绿谷还能感受到颈窝里的温暖。


他偏头靠了过去,虽然有些不甘心吧……


“爆豪胜己……别输啊。”


为绿谷处理伤口的丽日猛然顿住,她抬头,一股可怕的威压从爆豪身上散发了出来。


瑰丽的赤色龙鳞覆盖上爆豪的双臂和侧脸,他凑到绿谷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丽日听到了,是——


“老子会赢,你不许死。”


冰冷无机制的竖瞳缓缓扫过丽日,最终看向不远处叫嚣的蝎群。


丽日的后脊有些发麻,她转向一旁的梅雨,“爆豪他……”


“没事。”梅雨面色平静,说:“他只是生气了而已。”


TBC.


我觉得这章可以叫作出久的求胜♂欲

评论

热度(95)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