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ong容

【胜出】云海之上06

天边的菓子:

#十杰paro
#大概是一条龙把勇者娶回家的故事
#前期全员大乱斗(×
#很俗套的我流冒险,ooc预警!
#有上耳!上耳!上耳!
#前文请戳这 01 02 03 04 05


06


“果然在沙漠最首要的问题就是水了啊。”绿谷出久摩挲着下巴,蓝天下满目的黄沙翻腾起滚滚热浪,让他头痛不已。


“而且这里完全没有植物,我们也没有骆驼之类的坐骑。”上鸣掏出随身携带的羊皮卷,拔下帽子上的羽毛在上边写写画画着。也是这个时候大家才注意到那些在他们眼里显得很多余的羽毛装饰竟然都是羽毛笔。


“除此之外潜藏的流沙也很危险,再加上沙漠昼夜的温差……”


绿谷此时也拿出了一本小手册,似乎是摸不到笔,他直接在上鸣的帽子上摘下一根羽毛,“还有,像是沙漠特有的毒虫猛兽必须小心,取水的话我之前有看到过一种装置……”


“噢噢!我知道!工具倒不算复杂,但它要挖出一个沙坑,利用温度凝结水汽吧?蓄水的时间对我们来说比较长,可能并不太实用。”


“……”


转瞬间,无数个方案被提出又被否决,上鸣和绿谷交流的速度之快让其他人震撼不已。


切岛指了指正奋笔疾书碰撞思想火花的两人,“喂喂喂你们不觉得这个画面很诡异吗???这种被智者光环加持的模式我有点接受不了啊!”


“大概是……人类的智慧吧kero……”


“上鸣从小就和商队游历,绿谷又是经常历练的勇者,倒也不算稀奇。”轰早已见怪不怪,多半要归功于上鸣每次从商队回来后都会打了鸡血一样准时来皇宫向他分享路上的事迹。


耳郎像是捕捉到了什么一般突然顿住,她问:“你刚才说商队?”


“……”轰焦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沉浸在沙漠无限可能的上鸣猛地抬起头,急忙掩饰:“欸?!就、他们只是顺带捎上我而已!我没发挥多大作用啦……”说完又忍不住添上一句:“不过放心吧耳郎,我会保护你的!”


“谁要你保护啊?!”耳郎红着脸,因为想到那强制性的一纸婚约而不快的心情莫名好上了许多,隐约从她脑海里晃过的思绪瞬间就被打散了。


一旁的丽日加入了绿谷上鸣的讨论,她兴奋地掏出一瓶冰蓝色的药剂,对羊皮卷不停比划着。



只是这一幕在某条龙眼里并不算讨喜。


麻烦死了。他想。


于是爆豪直接走过去掰过绿谷的圆脸,享受完手底下软糯的触感后斥道:“有了点想法就得意忘形,”他瞥了眼绿谷笔记上已有雏形的“定居”方案,毫不掩饰嫌弃之意:“你是来旅游还是来冒险啊?!谁会陪你留在这里吃沙子?!”


绿谷和上鸣都是一愣。


对噢……在爆豪极具侵略性的目光下,绿谷凝神思考着,很快就翻译出对方的用意。


他和上鸣的方案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在原地保持安全这个出发点,但完全没有考虑之后应该怎么办。既然是冒险,总不可能一直这样坐以待毙吧?


首先要找到沙漠里设下的关卡才行,如果说迷幻之森是藤蔓,那沙漠……


思绪忍不住飘飞,爆豪被绿谷直勾勾盯过来的眼神晃得浑身不自在,他强压下心中异样感,没好气地扣紧绿谷的脸蛋,“想明白没有?你个废久!”


绿谷吃痛地唔了一声,玛瑙般滴溜滴溜的绿色双目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知道啦!!”


嘴巴这么臭,以后肯定找不到母龙!


绿谷的声音因为脸被捏着显得有些模糊,爆豪蓦地松开手,耳尖有点热。


……操,身为勇者讲话这么黏黏糊糊干什么?!


……


……妈的,有够可爱。


丽日抱住扫帚,忽然觉得有点累,她转头对上鸣干笑道:“还真是奇妙的,男人的纠葛啊。”


上鸣:“……”我有未婚妻,我一点都不羡慕。



最终,一份综合了九人意见的闯关计划总算出炉,他们收拾好行囊,朝元素之力最浓郁的北方前进。


九人的位置安排并没有多大变动,绿谷出久走在队尾,和轰焦冻一起研究在圣火祭坛归于完整的地图残片。


“我们在迷幻之森停留的时间远比预期的短很多啊。”绿谷的手指一寸一寸地沿着地图标注出的路线划过整片森林,随后原路返回,指尖停顿在森林中央,“只走了二分之一的路程就被传送到这里……意思是地图的指向只是参考,沿路设下的阻碍才是关键吗?”


他不由想起历来不乏走完全程的冒险团队朝着漫无边际的无尽之海大骂宝藏的真实性,甚至到最后许多人都认为宝藏其实是一场宏大的骗局。


“绝对是哪里出了问题。”绿谷抬头,转眼便与轰焦冻的视线相撞。


“呃,抱歉啊,一个人自顾自地说了这么多……”绿谷不好意思地笑道,右手蹭了蹭脸颊。


“那些魔鬼藤是主动跟上来的,从我们一进入迷幻之森开始。然后缠住了我。”轰的脸色没有什么变化,语调平稳得就像昨天那个遇险的人不是自己。


「魔鬼藤最喜欢缠上那些茫然不安心怀杂念的人,留下痕迹以后再吃掉。」


蛙吹梅雨的提醒在脑海中不期然响起。


绿谷脸上的笑容逐渐淡了下来。


“我以为我会死,结果藤蔓感应到你来之后马上放了我。”轰焦冻抚上曾被魔鬼藤死死勒住的颈脖,那种直逼死亡的窒息感并没有随着黑色的淤痕消退。


但比死亡更可怕的,是被迫回忆起那些埋藏于心底的不堪。


轰抬手撩起左侧的额发,一直被遮掩的伤疤此刻毫无阻拦地暴露在空气中。


“你应该知道政治联姻吧?……我的母亲,中央帝国的皇后,一边说着我这半边真丑陋,一边把开水浇了过来。”


绿谷怔住。


“宝藏选择了九个人,你的执念好像是最深的。”魔鬼藤最终袭向绿谷和母亲流泪的画面频频闪现,轰面色阴郁,沉声道:“但我绝不能输。”


绿谷轻轻呼出了一口气。


轰焦冻的宣战虽然如此令人猝不及防,却又让他生出一种“果然还是来了”的落地感。


他放眼看向前行的众人。


爆豪独自走在队伍的最前方,饭田紧随其后,与蛙吹、丽日进行交谈,上鸣还是坚强地守在耳郎身边,时不时和一旁切岛说笑。


可是轰提醒了绿谷。


这种平和不会持续太久。


他们每个人的悲欢过往都并不相通,每个人都怀抱着各种各样的目的而来,偏偏他们最终的目标,都是那个蕴含改变世界之力的宝藏。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们会因此而刀剑相向也说不定。


似乎有些残忍。



绿谷出久下意识摩挲腰间的佩剑,正正地对上轰焦冻的眼睛。


“我没有切身体会过你的痛苦,所以不能说什么我理解你这种不负责任的蠢话。”绿谷的声音忽然低了下来,“我不会对那份力量轻言放弃,但姑且先把魔鬼藤让我们想起的过往当成噩梦吧。”


轰顿了顿。


“至少我们现在还是同伴啊。”绿谷弯起嘴角,“等到必须对决的那天,我们再堂堂正正地来一战吧,到那时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同伴吗?


轰焦冻怔愣良久,直到绿谷收好地图,满目的黄沙刺得他双眼有些干涩,他才忽地反应过来,随即释然一笑:“那就约定好了,勇者。”


老子约你妈个蛋。


爆豪走在最前方,心里暗骂。


龙族超凡的种族优势让爆豪很轻易地听到了绿谷和轰看似隐秘的对话。


他本来是不甚在意的,也不屑于去听两个人类如何如何谈心,只是绿谷软绵绵的声音一直不长眼地往他耳朵里钻。


怎么都屏蔽不了。


这令爆豪有些烦躁。


用力踢了踢脚下的沙子,爆豪脑子里想的却是绿谷被魔鬼藤纠缠的模样。


勇者的利剑掉在旁边,藤蔓从左臂向上蔓延……废久在哭。


明明已经感知不到外界的环境,却还是刻意压制住了哭声。


整个人都要被泪水淹没了。


没来由的,爆豪现在特别想把待在队尾的绿谷拖回自己身边。


他站定,回头。


平静的沙漠此刻突然暴起,沙粒阻碍视野,毫无预兆地四处飞溅。


爆豪微讶,赤色的双瞳在看清始作俑者后猛然泛起火光。


“你们都给我滚开!!!”


“?!”饭田立刻转身朝后一看——


飞扬的尘土中缓缓爬出一只体型异常巨大的蝎子,锋利的尾刺大幅度向前弯曲,直直对准距离它最近的轰和绿谷。


爆豪正想上前,同样的破土声却从四面八方接连而至,硬生生止住了他的步伐。


大地震颤,沙粒像流水般倾泻,平坦的沙漠上顿时竖立起满是孔洞的巨石,成群的巨蝎从孔洞里倾巢而出,将众人包围。


“三线幽灵?!”丽日骑着扫帚悬浮空中,蝎子黑褐色背部上的三道白纹在她的俯视下显得清晰无比。


她脸色发白,哆嗦着嘴:“小心它们的尾刺!!!有剧毒!!!”


沙漠霸主三线幽灵,其毒液正是被魔女奉为死亡象征的药剂原料之一。


“喂喂,已经不光是毒液的问题了,这蝎子本身就很恐怖好吗?!!”切岛拔刀抵下三线幽灵袭来的巨钳,可怕的力道通过刀背传到手臂。他咬牙克服手心的酥麻感,使劲一劈,却只在蝎子的背壳上留下一道浅浅的白痕。


“用双刀很累的啊!!!”


闻言,丽日的急速俯冲来了个骤停,她惊讶地发现切岛从内甲勾出了另一把稍短的弯刀,左右手配合同时轰击,蝎子的背部竟然有皲裂的趋势。


“哟切岛,很不错嘛!”上鸣拉着耳郎侧身避开沾上剧毒的尾刺,藏在十指间的长尾钉对准蝎子的尾巴狠狠扎了下去。


“精灵殿下!三线幽灵怕水!”上鸣大声喊道。


蛙吹神色淡淡:“你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她抬手凝聚空气中少得可怜的水元素,说:“叫我梅雨就好。”


蓝色的微光聚集成一个水球,并不断增大。丽日眼前一亮,骑着扫帚飞到水球上方,往里加入了三滴腐蚀液。澄澈的水球瞬间染上点点暗紫,散发出诡异的气息。


蝎群似乎也察觉到头顶水球的危险,攻击变得愈发狂暴。


一片混乱之中,最先遭到突袭的绿谷出久和轰焦冻完成了剑招的合击,成功把一头三线幽灵的钳子卸了下来。


黏稠的黑血汩汩流出,蝎子徒劳地扭动身躯,高高翘起的尾刺不停摇摆,激起一地扬尘。


“差不多……”绿谷出久对轰焦冻做了一个口型,却没能继续说下去。


他的呼吸甚至在这一刻停了下来。


暗紫色的水球凝聚成形,在蛙吹梅雨的控制下瞄准蝎群射出道道水箭,像流星破空洞穿了大半三线幽灵的身体。可是在这其中,却有一只几近透明的毒蝎沐浴流水,缓慢踱步,露出了狰狞的爪牙。


宝剑嗡鸣,绿谷已经不记得上一次手中剑如此震颤是在什么时候了。


上一次他险些丧命……那是距今很遥远的记忆。


“轰殿下,我……”


无需绿谷多言,轰焦冻拔剑给重伤的巨蝎最后一击,剑尖带着寒光划出美丽的弧度——这是极其标准的宫廷剑礼。他点了点头,说:“你快去吧,我一个人能行。”


那只毒蝎在人与蝎群中以一个鬼魅的速度穿梭,好像在寻找着满意的猎物。它半透明的躯壳随着光线变化时隐时现,从人后掠过时竟没有引起任何注意,看得绿谷心头一紧。


简直就是一只真正的幽灵。


“梅雨!丽日!把攻击集中到那只透明的蝎子!!!”


绿谷的呼喊让所有人都是一惊,梅雨四下扫视,疑惑道:“透明的?”


丽日突然抓住她的衣袖,另一只手指向不停冒出三线幽灵的岩石后方:“它躲在那里!”


水球的攻势立刻变向,密集的箭雨为绿谷开路,直扑向透明巨蝎的头顶。


强大的冲击力阻碍了巨蝎的移动,但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绿谷握紧剑柄,剑身附近的空气随着他的动作逐渐扭曲。


他正欲出剑,滚烫的龙炎却先他一步轰了过去。


“废久,别碍事!”


爆豪从后越过了绿谷,眼里闪动着兴奋的光。


百年一遇的三线幽灵皇,这沙漠多少还算有点乐子!


绿谷站在原地,一时间有些呆愣。


火光盘旋在爆豪的周身,席卷狂风肆意向前。


那一瞬间映入绿谷的眼眸……


竟让他觉得好耀眼。


TBC.


两大绿谷吹出场完毕,下一章就是胜出的场合啦

评论

热度(88)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咖七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
    well well 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