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ong容

【胜出】I Remember Everything

天边的菓子:


#职英设定


#先发前面的一部分存个档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吗?







距离英雄爆心地和英雄人偶公布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但那两条引起轩然大波的爆炸性恋爱宣言至今仍强势占领着各大报刊杂志网络平台。



不过无论外界如何议论,焦点下的主角二人显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第二天就光速驱车驶向了共同的新家。




“哒哒哒哒”,身后是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小胜小胜!你快来帮我看看这床单究竟要什么颜色才好!”



“啊?”爆豪放下手中满是杂物的纸装箱回头一瞧——



然后黑着脸把两张印有ALL MIGHT笑脸的床单丢出了卧室。



“唔啊啊啊小胜你过分!!!”绿谷一个飞扑捞起快要落地的限量周边,还没来得及控诉这种惨绝人寰的恶劣行径就被自家恋人像拎小鸡一样提了起来。




“他妈到底是谁过分啊你个白痴废久!!你想三个人睡?!!”




绿谷抬手捂住耳朵,皱起眉嘟囔了一句:“小气鬼。”




啧。




反了天了这是。




也不管那堆还没收拾的杂七杂八,爆豪把绿谷放到沙发上,觉得自己在这种即将同居的关键时刻很有必要维护一下那名为恋爱对象的尊严。



他蹲下身,一把夺过两条被死死护住的红蓝ALL MIGHT,表情深沉。



“干、干嘛?”绿谷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一定要垫这个?”



绿谷猛点头。



“行。”爆豪算是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崇拜到内裤的疯狂,他站起身来佯装离开,“你自个玩去吧,有这鬼东西在你他妈别想让我上床。”



“小胜我错了!”



很好,计划通!



“哟,这么快就不要偶像了?”爆豪捏了捏绿谷委屈的小脸,心下暗笑。



绿谷深吸一口气,一副忍痛割下心头肉的样子朝爆豪商量道:“那,一三五红色限定款,二四六蓝色经典款……星期天就不垫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绿谷最终迎来的是爆豪的一记爆栗。







“小胜!这个餐桌别横在这里要竖着摆!”


“啧,我弄,你一边去!”





“啊!忘记买桌布了!”


“明天我再和你去吧?……绿谷出久你跑什么给老子回来!”





“这面墙要贴欧尔迈特的海报!”


“……”



“当初小胜打跑那些高年级的时候就像这张海报上的欧尔迈特一样!超厉害的!嘿嘿我那时还躲在树后面看了好久。”


“你贴快点。”




“废久我他妈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一股脑把内裤和其他衣服混在一起!!!”


“欸?!我记得我没有……我马上收拾!”



……



大到客厅卧室的布局,小到杯子牙刷的摆放,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截然不同的生活轨迹就在这样一个带着暖意的下午,在一片鸡飞狗跳中逐渐重合。绿谷活像巡视领土的国王,绕着焕然一新的、他和小胜的家来回转了好几圈,最后才依依不舍地伸了个懒腰,扑腾一下摊在了爆豪身上。




“累了?”


爆豪伸手把这只没骨头的家伙往里带了带,低声问道。


绿谷摇摇头,只安静地枕着爆豪的肩膀,没有说话。没过一会儿,他又不甘寂寞般四下摸索,最终与爆豪十指相扣。



爆豪也用力回握住他。



“感觉像做梦一样。”



绿谷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和小胜住在同一个家,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和小胜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放到以前,我肯定想都不敢想……”



“要不是那晚我被灌醉,也许现在小胜根本就不会和我在一起吧……”



每次想到自己毕业晚宴那天酒意上头,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把鼻涕一把泪对爆豪哭喊着“我喜欢你”的狼狈模样,绿谷就忍不住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嘁,蠢货。”



这声爆豪式嘲讽让绿谷顿时蔫了下来。



……果然小胜也觉得我傻透了。



“你以为那天到底为什么这么多人给你灌酒啊?!真拿自己当A班一哥?!”狗屁的喝完酒好办事,全他妈瞎扯!



嗯???



绿谷呆了呆,抬起头便发现爆豪臭着脸,表情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憋屈。



——辛辛苦苦准备了一周的激情告白被撒酒疯的暗恋对象提前终止,任谁都不会好受。




好在结局没受影响,人还是带回家了。



即使这人吐了他一身。



……



……



思来想去还是气不过,爆豪撑起身把绿谷圈进怀里,下巴重重磕在他肩上。



温热的呼吸肆意侵占侧颈的皮肤,绿谷不自觉睁大双眼,碧绿的眼眸中倒映着爆豪头顶翘起的发梢。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废?!几杯酒多撑两秒会死?!”



唔……



脑海里的小胜翻译机自行启动,本来还很茫然的绿谷似乎明白了某些不得了的东西。



“所以小胜你那时候……”



其实是想告白来着……?




“是!老子早就看上你了!还他妈想上你!你个混账得瑟够没有?!”



……



我不只想得瑟,我还想上天。



绿谷猛地扎进爆豪颈窝里闷闷笑了几声,脑袋磨蹭了几下后到底还是没把那句“小胜你耳根好红”给说出来。


他扒拉上爆豪的肩膀,眼神飘飘忽忽像是飞起的小粉花,好一会才落到面前空无一物的茶几上。



“放张照片吧。”他突然说。



爆豪激昂的情绪一下子被绿谷带偏了,他扫了眼茶几,那句“随你”还没来得及收尾,眼睛的余光就瞥到了角落里被蹂躏成团的红蓝床单。



“……”



“噗。”绿谷仰头朝爆豪的脸蛋用力吧唧了一口,强忍笑意补充道:“放合照。”



“只有我们的。”



——这份乖巧最终得到了爆豪的深吻奖励。


TBC.


这是最近在码的一个小脑洞(的前半部分!)


等忙完这两周就发全篇!


胜出太好了我要跪下来叫官方爸爸😭😭😭😭

评论

热度(75)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