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ong容

【胜出】你听02

天边的菓子:

▲无个性/天朝校园

▲优等生咔×后进生久

▲前文请戳 01




 

安坐家中的绿谷引子没想到的是,她心里一直期盼的“儿子和小伙伴手牵手一同迈进名校大门”的美好愿景在今天六点五十九分这一刻成功完成了一半——

 

正要早读的全班同学四十二脸惊悚地目睹了爆豪胜己手牵绿谷出久狂奔进教室的全过程。

 

这时候学校让学生起立读书的规定倒是方便了那些平日里和爆豪关系不错的小伙伴,他们一窝蜂涌到爆豪身边,无数的调侃和疑惑将爆豪团团包围:

 

“欸胜己,今天犯什么事了?这么晚才来可不像你啊!”

 

“我的妈耶你和绿……你俩刚刚画面冲击力也太大了吧?”

 

爆豪嗯嗯啊啊地应付围过来的好奇宝宝们,眼睛的余光却一直瞄着早已趁乱回到座位的绿谷。

 

角落里,绿谷放下那个笨重的黄色书包,从里面随便抽出一本课本搭在一沓厚厚的资料上以后,就跟完成任务似的看着窗外发呆,一番动作下来也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你们说够没有?”爆豪低骂道。

 

耳边叽叽喳喳的调笑猛地一收,周围人见状大呼没劲,但也陆陆续续地各回各位捧起了书。

 

唯独留下的一个男生是小时候爆豪小队里的常驻队员,他大大咧咧地把手搭在爆豪肩上,悄声问道:“你们两家又……那啥了?”

 

见爆豪沉着脸不说话,男生了然:“之前带着你和绿谷一起出门尬歌尬饭尬聊就算了,现在都管到学校里来啦?”他拿手肘戳戳爆豪的肩膀:“还能忍?”

 

“关你屁事。”

 

“好好好,我闲的。”男生举起双手转身想撤,“您老到时别憋得慌就行。”

 

“你等会。”爆豪忽地叫住男生,下巴朝绿谷的方向扬了扬,“他一直那样?”

 

“哪样?谁?”男生顺着爆豪的指示,目光穿过了层层重叠的人影才找到角落里安安静静看窗外的绿谷。

 

“大概吧……”男生难得有些迟疑,“他好像……也就和我们玩那会儿闹腾点?哟,先走了啊,再聊下去学委得扒了我。”

 

“滚滚滚。”爆豪冲男生摆摆手,同时将放在绿谷身上的那缕余光收了回来。

 

巷子里吼人的时候又不见得这么蔫了吧唧的。

 

爆豪盯着英语书内页的abc,突然一阵恶寒。

 

有病吧我。他把课本给摔到桌上。

 

我管他做什么。




 

漫长的25分钟早读结束以后,高二三班的班主任蹬着双皮鞋,十分准时而又面色凝重地登上了讲台。

 

“同学们啊——”

 

来了!

 

“同学们”心神一震。

 

“这一次的全市统考——”班主任那两只藏在1200度镜片后的眼睛缓缓扫过一张张青涩的面孔,试图从中找出一些羞愧和悔悟的神情,“考得那是相当的不怎么样!!!”

 

前排的同学们揉了揉耳朵。

 

班主任痛心疾首:“我们班的总平均分,才刚刚——刚刚擦过市里的平均线!这是什么概念?啊?学习委,你来给大家说说,这是什么概念?”

 

正对讲台的第三桌,一个扎着单马尾的女生一脸尴尬地站了起来。

 

接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求救信号,学习委硬着头皮答:“我觉得吧……我觉得大家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班主任眼前一黑,哽着口气怒斥:“你坐下!!!”

 

人民群众的小棉袄,温暖三班大家庭的学习委如获大赦。

 

终于,班主任祭出了大招:“爆豪,你来!”末了点点头,不忘补充道:“同样的环境,同样的老师,同样的学习任务,爆豪同学就考了个全市前十!稳居学校第一!你们呢?!”

 

“这不脑子不一样嘛。”底下有人小声嘀咕。

 

“谁的脑子不一样?!”班主任横眉冷对,“你们不是智力问题!是态度问题!好好听听爆豪同学的分析!”慈爱如同老父亲般的目光下一秒便转向爆豪,班主任越看越是满意。

 

要知道,他们折寺高中得多少年才能出一个全市前十啊?

 

一想起老校长私下里频频叮嘱,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把这棵好苗子留在折寺,班主任心中便忍不住感慨万千。

 

然后刚从回忆里缓过劲来的班主任下一秒就看到,高二教科组的心尖尖,折寺高中的新希望爆豪胜己两手插兜,应声而站:“老师,班级平均分不给我拖后腿就差不多行了,我还能有什么别的想法。”

 

班主任:“……”

 

一旁正襟危坐的同学们很给面子,除了不小心漏出的几声闷笑外,全场一度安静如鸡。


 

……


 

“好了大家拿出试卷,我们来点点几道题。”

 

爆豪少年good job !!!

 

翻箱倒柜找卷子的声音哗哗哗,虽然待会评讲的过程中不见得会有多少人听,但比起时间不定、句句让人膈应的叨叨叨,还是试题分析比较能顺着耳朵出去一点。

 

爆豪坐下,四周的战友们纷纷向他挤眉弄眼聊表佩服之意:“可以啊爆豪!这招挤兑得够妙!”

 

“招什么招?”爆豪不屑,“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另一边。

 

单人单桌的三班,和绿谷隔着一条过道的体育委松了口气:“得救了……”

 

武力值早被点满的体育委自从因为上个月的打架事件被班主任列着大纲来教育以后,就对班主任训人这事留下了深刻的阴影。

 

眼下他自然对救自己于水火的爆豪充满感激,转头便对绿谷笑道:“我们班就需要这样的人才!”

 

鲜少被搭话的绿谷愣了愣,也笑了:“你说得对。”

 

哦嚯。

 

体育委眼前一亮,他本来以为身边这只绿毛是个闷葫芦来着,毕竟整天见他不是睡觉就是发呆……

 

“绿谷是吧?”体育委把凳子往绿谷那边挪了挪。

 

没办法,角落的位置即使轻松占据划水的天时地利人和,坐久了也还是会寂寞的。

 

“听说你初中和爆豪大佬一个学校?爆豪他以前也一直……”体育委想了想,一时间没能找到合适的词来形容爆豪勇斗班主任的英姿,“一直这样的吗?”

 

绿谷闻言,不自觉地看向教室中间那个离他有些远的榴莲头,然后肯定地说:“以前还要再厉害点。”

 

……意思是现在已经收敛很多咯?

 

“年轻人真是了不得!”体育委啧啧称奇,又继续和绿谷天南海北一顿胡扯。一节课下来,体育委觉得自己日后行走江湖的道上又多了一条同行的好汉。

 

喏,全场就属他和绿谷的作文惨遭批斗。



 

“我简直难以置信,在我们高二三班,居然会有同学作文零分!还是两个!!!”

 

远坐后排的两人此时在全班聚焦下直挺挺地站着,一同面对班主任拔凉拔凉的目光。

 

趁班主任唾沫横飞之际,体育委百无聊赖地瞅了眼绿谷的作文。

 

这一看他就震惊了。

 

原因无他,绿谷试卷上那些四四方方的作文格子,是满的!!!

 

两千个作文格子全是满的!!!

 

所以这家伙到底写了什么啊?体育委低头看看自己全然空白的试卷,又偷偷瞄了瞄一脸坦然的绿谷,内心复杂。

 

这他妈都能得零分,现在的高中生处境已经这么艰难了吗……

 

他有点慌。


 

下课铃声响起。

 

“你们两个,中午放学都别吃饭了!给我来办公室一趟!”

 

绿谷:……

 

体育委:……



 

下一节课的铃声如同催命般铛铛响起,各科批改完毕的试卷也如雪花一样在教室里纷飞。

 

“兄弟你这发挥得很稳定啊。”体育委帮绿谷整理地上被风吹乱的试卷,一个个鲜红的分数极其惊险地踩着及格线低空飞过,无端给人一种胆战心惊又如释重负的感觉。

 

不过说来也奇怪,刚才那阵妖风早来不来,来了吧还猛地朝人脸上招呼,反正体育委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被试卷糊脸的。

 

“谢啦。”绿谷见怪不怪,接过试卷塞进抽屉里,“及格比较好交代一点嘛。”

 

至少不会让自家老妈成天想方设法给自己补脑。

 

“及格……”体育委思忖,“啧你说我能不能和老师商量商量,假如把我这化学的分数匀点给语文和英语……不用太多,一科十分就稳过了啊!!!”

 

……一科十分算不多吗。

 

欸,

 

还真不多。

 

绿谷惊讶地看到对方手里那张将近满分的化学卷子,不住打趣:“一科二十分都撑得住。”

 

这话对体育委而言可谓无比受用了,他一边捋平化学试卷翘起的边角,嘴巴里一边不停哼哼:“不想当化学家的男人不是好体育委~”



 

每天的课程大同小异,语文数学生物英语……一个早上就这么在各科老师的花样痛心中轻易过去了。

 

这期间绿谷和体育委这两位难兄难弟因为每节课都被老师罚站吊打获得了一代站神的美誉,相对的身为全市前十的爆豪胜己也被各科老师重重复复的夸赞捧上了天。

 

当然还有比这更让人心烦的事。

 

爆豪拖着步子离开座位,在此之前他拒绝了数位小伙伴吃饭的邀约,因为家里的老太婆这时候正提着两人份的午餐守在校门外。

 

关于那两人份的另一个人是谁,爆豪不想多说,他现在只知道老太婆怕是脑子有坑,为了搞这兄友弟恭的一出戏竟然连家都不让他回。

 

折寺高中作为一所非全员寄宿制的三流学校,对于学生早中晚出入校门的管理是比较宽松的。虽然校内住宿环境在市里数一数二,但像是爆豪和绿谷这种家离学校近得都没法迟到的学生,一般就不会选择住校了。

 

正思索着学校哪件厕所有此殊荣可以把另一份盒饭吃掉,爆豪胜己不期然撞上了绿谷和体育委的对谈:

 

“跟我走呗?”这是体育委的声音。

 

爆豪胜己对体育委的印象还是蛮不错的,对方的三步上篮练得贼溜,前几天刚和他一起组队把隔壁二班虐得哭爹喊娘,痛快无比。

 

怎么就和废久混一块去了?

 

“班主任还等着教育我呢,你先走吧,我给你请假。”

 

“我不是说笑啊,你这一去我可不保证他能唠叨多久。”

 

“噗,我做好准备了。”

 

“……行吧,那我先走了。拜。”

 

绿谷朝体育委摆摆手,脸上的笑容还在荡漾着便发现了走廊外的爆豪。

 

爆豪在看着他。

 

于是两两对视。

 

绿谷下意识敛住呼吸,所幸爆豪没令他烦恼太久,那双赤红色的双目只狠狠刮了他一眼就偏开了。

 

他松了口气。

 

早上没头没脑地冲人家皮了一下,可不意味着他真的敢把那几分钟的相处变成日常。

 

一切还是保持原样比较好。

 

绿谷抽出试卷,抬脚往一楼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一角的水壶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班主任戴好他的圆框眼镜,把水倒进桌上的不锈钢水杯里。

 

“茶不错,绿谷来了啊。”

 

“老师。”绿谷端端正正坐好,把写满字的试卷平摊在桌子上。

 

班主任没提另一位偷溜的零分得主,只细细看着绿谷写满了两千个格子的一纸作文。


 

——面向未来的英雄分析。


 

尽管遣词用句或是其中展现出来的逻辑思维多有稚嫩之处,但抛去考场作文这个大前提不谈,这短短的两千字所描绘出来的世界已经足够令人心惊。

 

一个拥有类似于超能力的“个性”社会迎着历史轨迹不断向前发展……

 

太真实了,真实到班主任一开始并不能相信它来自于一位学生的幻想。

 

“绿谷,老师还是保持原来的意见,就像之前你母亲提议的那样,大家都觉得你需要一位心理医生。”

 

“老师……”

 

班主任打断了绿谷的欲言又止:“我们每个人都是活在现实里的,幻想终归只是一种自我满足的手段。……总之多看看身边在意你的人吧,他们对你来说才是真正重要的‘梦想’。”

 

已过正午,盛夏当头的日光掩去了办公室外一闪而逝的衣角,办公室内仅剩的一对师生一个在不停地说着,一个垂眸不语地听。桌上的茶水逐渐失去温度,角落里的水壶咕嘟咕嘟,反复把水烧开。

 

这是一种别样的静谧,像是梦里不断出现的英雄们,似乎也都在此刻转身离去了。

 

绿谷两手空空地走出办公室,试卷被留在了班主任锁好的抽屉里。

 

此时距离下午三点开课还有大概四十分钟,看来班主任的孜孜教诲没他想象得那么难熬。

 

正准备趴台补觉的绿谷回到座位,却意外发现自己的位置上多了一件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粉红色的,印有小兔子的……饭盒?

 

他打开一看,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

 

饭盒里面是一份猪排饭,已经变冷了。

 

TBC.

体育委是史上第一大助攻。

评论

热度(57)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