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ong容

【胜出】你听01

天边的菓子:

▲无个性/天朝校园

▲优等生咔×后进生久



高楼林立的市区中心,人来人往,车辆络绎不绝。而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风和日丽的上午——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声高昂的尖叫连带着群众的惊呼彻底打破了城市的平静。

“是敌人!!超大型的敌人!!!”

随着众人的视线一同往上,一具庞大的身影如怪兽般矗立在道路中央,其身形竟与周边的房屋齐平。

似乎是感受到人群的惊恐,“怪物”满意地摆臂捶击高楼,顿时轰然一下尘烟弥漫,水泥砖块簌簌掉落,其中一根包裹着钢筋的石柱直直砸向一位被撞倒的女子。

“救救我……”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和人们不断远去的背影,女子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别怕。”



欸?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让人心动的温暖,女子睁开双目,看向声音的来源——

“我来了。”

一个身着墨绿色战斗服的青年抬手击碎飞来的石柱,对女子温和地弯起嘴角。

女子看着被流光围绕的青年,怔愣片刻后瞪大双眼捂住嘴巴,“你、你是……”


“噢噢噢噢!!!英雄人偶!!!”

“NO.1的人偶啊啊啊!!!!”

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欢呼,青年朝抑制不住兴奋的人群点头示意,目光转向巨大化的敌人时瞬间冷凝,“OFA•全覆盖,”

那一刻光芒闪耀,青年击倒敌人的英姿永远停驻在每个人的眼眸里。

“Smash——!!!”


“嘭!”绿谷出久一个翻身滚到了床底下。

清晨的天光稀稀疏疏地透过淡蓝色的布艺窗帘,轻抚着整个房间。

房间里摆有一张床,一个衣柜,一张书桌,桌子上摊着本寥寥动了几笔的作业,一只笔跌落在地板上,笔帽不翼而飞。

不能说乱,但也谈不上整洁。

绿谷把被子落在床边的最后一点尾巴扯进怀里,直到确认自己真的睡不回去,即使睡回去也做不回刚才的美梦之后,才堪堪腾出手摁掉耳边嘀嘀怪叫的闹钟。

六点零七,对于去学校只用五分钟的绿谷来说,这个时间还算早。

于是绿谷卷起被子从冰冷的地面回到柔软的温床,开始盯着天花板例行每天的三分钟思考人生。

可惜的是这三分钟的放空通常都会被迫减半——

“I——ZU——KU——!”

绿谷引子推开门打断了自家儿子漫无边际的神游:“该吃早餐了噢!”

绿谷扑腾起身:“知道了!”



绿谷出久,男,16岁,就读于本市一所名不见经传的三流学校,折寺高中。现今正处在向高三过渡的高二下学期,成绩一般,没什么特长,总之就是一个扎人堆里绝对不会被找出来的普通人。

但平凡走过十六年的绿谷出久打四岁起就有一个不平凡的梦想:

——成为人们心目中最棒的英雄。

当然首先要说明的是,这个英雄是指有超能力,会打怪,还能维护世界和平的那种。



“妈,我昨晚做了个梦。”绿谷叼起一根油条,声音有些含糊。

“嗯,”绿谷引子把剥好的鸡蛋放进绿谷碗里,“变成英雄了?”

“是NO.1的英雄!”绿谷补充道。

绿谷引子叹了口气。

“出久,你上回的月考退步了一百多名,有想过解决的办法吗?”

绿谷面色一僵,支支吾吾半天得不出下文。

“我就知道。”绿谷引子伸出手指戳了戳绿谷的脑门,“下个学期就高三了别整天想那些有的没的,给我收收心!”

“才不是有的没的……”绿谷小声反驳着,低头抿了口碗里的粥。

“我和你光己阿姨说好了,从今天起让胜己在学校好好辅导你!唉,身边有个这么好的榜样,你怎么就不知道跟人家学学?”

“噗咳咳!妈你说啥?!”绿谷直接呛出声,“胜己?……小胜?!”

“嗯。”上扬的尾音充分体现了绿谷引子此刻的好心情,“你小时候不是整天缠在胜己屁股后边嘛!这些年也不知道你和胜己闹什么别扭,反正你们既是邻居又是同学,低头不见抬头见,刚好趁这个机会好好联络一下!”说完绿谷引子点点头,看样子是沉浸在儿子和小伙伴一同手牵手迈进名校大门的美好愿景里去了。

“联络什么啊?!”绿谷连忙摆手,却不曾想桌上盛有粥的碗啪的一下滚到了地上,惊得他马上说不出话了。绿谷引子也被这阵清脆的碗裂声吓了一跳:“你这孩子还学会摔碗了?!”

“它自己掉下去的!”说完绿谷都觉得这话有毛病,可是……

他低头看了看双手:“明明没碰到啊……”

“行了行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别管!待会六点四十就赶紧出门,胜己会在楼下等你。”

又是一个暴击。

绿谷弯下腰把地上的碎瓷片收拾好,看了看墙上的钟便一声不吭地走回房间,徒留绿谷引子一个人坐在那解决一大桌没吃完的早餐。

绿谷引子摇摇头,又叹了口气。



回到房内,绿谷出久把四舍五入等于没写的作业丢进书包,那张在母亲面前绷得死紧的雀斑圆脸彻底垮了下来。

他抬眼从两片窗帘之间的缝隙那望了望窗外,和房间自带的小阳台隔了不过半米的地方也有一小块空地通向另一栋楼的另一个房间。

里面住着爆豪胜己。

——一个和绿谷出久截然不同的,在绿谷出久心目中最像“英雄”的人。

虽然绿谷出久自己也清楚他不受这位英雄待见就是了。



磨蹭半天,等到时钟指针快跳到41的时候,绿谷终于顶着绿谷引子的真•慈母注视推开家门——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蓝天很蓝,白云很白。如此美丽的大清早,绿谷出久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不远处爆豪胜己那不太美丽的表情。

他浑身一凛,下意识抓紧身上双肩包的背带,步伐僵硬地朝爆豪胜己迈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步。

“小、小胜。”绿谷磕磕巴巴地打了声招呼,却见爆豪黑着脸把他上上下下扫视了一通,一开口就像引线被点燃了一样充满了刺鼻的火药味:“废久你还真是够能耐啊!让死老太婆逼着老子上赶着伺候你!”

……啥?

绿谷懵了。

不由分说,爆豪拽起绿谷往街角的小巷子里走,接着一个大力把他怼到墙上。绿谷吃痛地哼了一声,还没来得及做点反应就被爆豪劈头盖脸地一顿痛骂:“什么狗屁的24小时贴身服务?!你他妈到底什么意思?!成心耍我?!”

“谁稀罕你的服务啊?!!!”绿谷突然大声吼道。

爆豪一怔,手一松,竟是被绿谷吼住了。

绿谷一把挥开爆豪还搭在他衣领上的手,内心十分的委屈:“一大早我妈就警告我要跟着你好好学习我才觉得奇怪好吗?!!!”

爆豪沉默。

想起家里那个老太婆出门前小出久小出久的千叮咛万嘱咐,他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两家的姐妹花又在搞事了。

……所以她们是哪来的自信认为这份姐妹情可以延续到他和废久身上?!

爆豪不动声色地瞥了眼绿谷。

眼眶红红的,嘴巴不停哆嗦,整个人还在喘着气调整呼吸,一看就是刚刚吼得太用力了。


啧,搞得好像我欺负你了一样。

爆豪自动忽略了自己一言不合把人家拽进小巷子里来的恶言恶行,刚想转身走人来个好聚好散就见绿谷背后的那堵墙浮现出一个巨大的黑影。

模模糊糊地可以看出这黑影在笑,幸灾乐祸的那种笑,随之整条小巷的温度骤降,一股凉意迅速爬上了背脊。

“他妈的给老子滚!”

爆豪皱起眉,眼神是可见的冰冷。

黑影似乎是十分惧怕爆豪的样子,滋溜一下钻进绿谷的后背,马上消失了。

“嘁。”

爆豪低头,对上了一脸呆滞的绿谷。

我操。


“……不是说你。”

绿谷:“……”

被绿谷澄澈的绿色大眼睛盯得有些良心不安,爆豪烦躁地抓抓头往巷子外走了几步,回头,发现绿谷还在盯着他,只不过一脸的呆滞变成了一脸的“你怎么这么无情这么冷酷这么无理取闹!”

跟看抛妻弃子的渣男没差。

“……废久你过来。”

绿谷没动。

爆豪在心里问候了不知道是谁家的祖宗十八遍,沉住气走回绿谷面前:“……我的错。”

绿谷继续瞪他。

爆豪深呼吸:“我滚,行不?”

绿谷:“不行,我妈要我跟你好好学习。”

爆豪:“……”

绿谷:“要迟到了。”

“我操他妈!”爆豪拉起绿谷就朝学校来了个百米冲刺。







——爆豪胜己打四岁起就发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他能看到别人都看不到的东西。

有时是张牙舞爪的黑影,有时是青面獠牙的人脸。

对于这个近似超能力的与众不同,爆豪胜己是不大开心的。

因为他所看到的那些黑影啊人脸啊,本能的让他感到不适和危险。

所以当年幼的小爆豪发现自己不甚讨喜的小跟班身边总有这些讨厌的东西之后,他理智地掐断了他和小跟班之间发育不良的友谊的小苗苗。

但小爆豪没想到的是,十二年后的他竟然是因为“快要迟到”这个原因,再一次地,紧紧握住了小跟班的手。

TBC.

今年的元宵节没吃到汤圆…那就挖新坑吧(×

嗯这个会是这段时间随缘更新的小长篇,然后卡壳的时候再写回之前的短篇…

总之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评论

热度(59)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