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long容

【胜出】I Remember Everything01

天边的菓子:

▲职英/同居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吗?


距离英雄爆心地和英雄人偶公布恋情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但那两条引起轩然大波的爆炸性恋爱宣言至今仍强势占领着各大报刊杂志网络平台。


不过无论外界如何议论,焦点下的主角二人显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第二天就光速驱车驶向了共同的新家。


“哒哒哒哒”,身后是一阵轻快的脚步声。


“小胜小胜!你快来帮我看看这床单究竟要什么颜色才好!”


“啊?”爆豪放下手中满是杂物的纸装箱回头一瞧——


然后黑着脸把两张印有ALL MIGHT笑脸的床单丢出了卧室。


“唔啊啊啊小胜你过分!!!”绿谷一个飞扑捞起快要落地的限量周边,还没来得及控诉这种惨绝人寰的恶劣行径就被自家恋人像拎小鸡一样提了起来。


“他妈到底是谁过分啊你个白痴废久!!你想三个人睡?!!”


绿谷抬手捂住耳朵,皱起眉嘟囔了一句:“小气鬼。”


啧。


反了天了这是。


也不管那堆还没收拾的杂七杂八,爆豪把绿谷放到沙发上,觉得自己在这种即将同居的关键时刻很有必要维护一下那名为恋爱对象的尊严。


他蹲下身,一把夺过两条被死死护住的红蓝ALL MIGHT,表情深沉。


“干、干嘛?”绿谷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一定要垫这个?”


绿谷猛点头。


“行。”爆豪算是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崇拜到内裤的疯狂,他站起身来佯装离开,“你自个玩去吧,有这鬼东西在你他妈别想让我上床。”


“小胜我错了!”


很好,计划通!


“哟,这么快就不要偶像了?”爆豪捏了捏绿谷委屈的小脸,心下暗笑。


绿谷深吸一口气,一副忍痛割下心头肉的样子朝爆豪商量道:“那,一三五红色限定款,二四六蓝色经典款……星期天就不垫了……这样总可以了吧?”


——绿谷最终迎来的是爆豪的一记爆栗。


“小胜!这个餐桌别横在这里要竖着摆!”

“啧,我弄,你一边去!”


“啊!忘记买桌布了!”

“明天我再和你去吧?……绿谷出久你跑什么给老子回来!”

“这面墙要贴欧尔迈特的海报!”

“……”

“当初小胜打跑那些高年级的时候就像这张海报上的欧尔迈特一样!超厉害的!嘿嘿我那时还躲在树后面看了好久。”

“你贴快点。”


“废久我他妈说了多少次了不要一股脑把内裤和其他衣服混在一起!!!”

“欸?!我记得我没有……我马上收拾!”


……


大到客厅卧室的布局,小到杯子牙刷的摆放,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截然不同的生活轨迹就在这样一个带着暖意的下午,在一片鸡飞狗跳中逐渐重合。绿谷活像巡视领土的国王,绕着焕然一新的、他和小胜的家来回转了好几圈,最后才依依不舍地伸了个懒腰,扑腾一下摊在了爆豪身上。


“累了?”


爆豪伸手把这只没骨头的家伙往里带了带,低声问道。


绿谷摇摇头,只安静地枕着爆豪的肩膀,没有说话。没过一会儿,他又不甘寂寞般四下摸索,最终与爆豪十指相扣。


爆豪也用力回握住他。


“感觉像做梦一样。”


绿谷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


“和小胜住在同一个家,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和小胜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放到以前,我肯定想都不敢想……”


“要不是那晚我被灌醉,也许现在小胜根本就不会和我在一起吧……”


每次想到自己毕业晚宴那天酒意上头,当着所有人的面一把鼻涕一把泪对爆豪哭喊着“我喜欢你”的狼狈模样,绿谷就忍不住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嘁,蠢货。”


这声爆豪式嘲讽让绿谷顿时蔫了下来。


……果然小胜也觉得我傻透了。


“你以为那天到底为什么这么多人给你灌酒啊?!真拿自己当A班一哥?!”狗屁的喝完酒好办事,全他妈瞎扯!


嗯???


绿谷呆了呆,抬起头便发现爆豪臭着脸,表情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憋屈。


——辛辛苦苦准备了一周的激情告白被撒酒疯的暗恋对象提前终止,任谁都不会好受。


好在结局没受影响,人还是带回家了。


即使这人吐了他一身。


……


……


思来想去还是气不过,爆豪撑起身把绿谷圈进怀里,下巴重重磕在他肩上。



温热的呼吸肆意侵占侧颈的皮肤,绿谷不自觉睁大双眼,碧绿的眼眸中倒映着爆豪头顶翘起的发梢。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废?!几杯酒多撑两秒会死?!”


唔……


脑海里的小胜翻译机自行启动,本来还很茫然的绿谷似乎明白了某些不得了的东西。


“所以小胜你那时候……”


其实是想告白来着……?


“是!老子早就看上你了!还他妈想上你!你个混账得瑟够没有?!”


……


我不只想得瑟,我还想上天。


绿谷猛地扎进爆豪颈窝里闷闷笑了几声,脑袋磨蹭了几下后到底还是没把那句“小胜你耳根好红”给说出来。


他扒拉上爆豪的肩膀,眼神飘飘忽忽像是飞起的小粉花,好一会才落到面前空无一物的茶几上。


“放张照片吧。”他突然说。


爆豪激昂的情绪一下子被绿谷带偏了,他扫了眼茶几,那句“随你”还没来得及收尾,眼睛的余光就瞥到了角落里被蹂躏成团的红蓝床单。


“……”


“噗。”绿谷仰头朝爆豪的脸蛋用力吧唧了一口,强忍笑意补充道:“放合照。”


“只有我们的。”


——这份乖巧最终得到了爆豪的深吻奖励。




另一边。


根本没有被提前预警的A班众人得知爆豪和绿谷在一起后,其震撼程度丝毫不亚于看到敌联盟当场宣布要弃恶扬善维护世界和平。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这两个名字拆开来无论怎么看都很正常,可一旦被强行凑到一块就让人从头到尾都觉得不对劲。


他们平时的约会内容难道是打架吗?!!!


——A班的各位单身人士无不恶意地腹诽。


不过说到底他们还是觉得这场毫无预兆(自认为)的恋爱太过玄幻,即使是自称绿谷小棉袄的丽日御茶子在面对这一实锤时,也是呆愣了好半天才颤颤巍巍地掏出手机给绿谷来了个夺命连环call。


时至今日被喂了一嘴狗粮的丽日仍在担心自家绿谷和爆豪平日里会不会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忍不住了就直接撸起袖子扛起来……


然而事实证明,丽日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


爆豪胜己,绿谷出久。


在腻腻歪歪过了一段羡煞旁人的神仙日子后,终于爆发了自确定关系以来最初的也是最后的冷战——


“你再这样下去迟早会把自己玩死。”爆豪死死盯着病床上右臂缠满绷带的绿谷,面色阴沉。


“这一次废了手,下一次呢?!你有几条命?!”


爆豪每每想起绿谷那天满身鲜血的样子都会惊出一身冷汗。可偏偏这个让他担心不已的罪魁祸首根本没有认错的自觉,直到现在还在和他顶嘴——


“我承认这一次是我考虑不周!”绿谷不甘示弱地回吼:“可是小胜你怎么可以不经过我同意就停掉我所有的英雄活动?!现在是抓捕敌人的关键时刻突然换人的风险有多大你难道不知道吗?!”


“嗤,那你想怎样?!都半残废了还要去拖后腿?!”


“我只是右手骨折而已啊!逼我住院的分明是小胜吧?!”


……只是骨折?


爆豪一把揪住绿谷胸前的病号服,猛地朝对方隐隐泛白的唇瓣狠咬了一口。直到嘴里尝到腥涩的铁锈味,耳边传来一声痛呼,他才停下来怒斥道:“你当其他职业英雄白白跑一趟去春游?谁他妈需要你一个人赶着送死?!”


“他们来不及的!”被人扼住喉咙的窒息感着实难受,绿谷往后挣了挣,因为身体不适而微微眯起的双眼在这一番动作中逐渐泛起泪花。“那种情况下只有我可以!”


“……我必须去。”


仿佛被按下暂停键,空气的流动似乎也变得滞涩起来。绿谷犹犹豫豫地探出手,最终还是放弃了靠近爆豪,转而抓紧身前的被子。


这一切都被爆豪看在眼里。


“小胜……我相信你可以理解…”


“是,你说得对。我可以理解。”


这声压抑着怒气的低语让绿谷僵在原地。


他茫然无措地任由爆豪揩掉自己眼角的泪水,一个近乎冷酷的声音穿透了他的耳膜——


“你就抱着你拯救世界的英雄梦见鬼去吧。”





距离绿谷出院已有四天。


而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硬是让整个家维持了四天的死寂。


绿谷拥着抱枕,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厨房里忙碌的爆豪,心底不由生起一丝委屈。


他是回到家抽空联系了事务所才被告知,爆豪替他强制性请的假,期限是三个月。


三个月!


角落里的蘑菇都能长毛了!


也不知道那个害得自己沦落倒如此地步的任务现在进展得怎么样,敌人应该抓到了吧?


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绿谷扑通一声倒在沙发上,茶几上的桃木色相框正好撞进眼帘。


他伸手把相框拿了过来。


「小胜我们的合照好少!这些都不好看!」

「大半夜的你吵个屁啊…以后随便你拍。」


什么随便我拍……明明现在都不理我了。


思绪漫飞,恍惚间绿谷听到厨房里刀切砧板发出一阵有规律的轻响,锅里煮沸的热油滋滋地叫个不停,然后饭菜香缕缕飘出,亲昵地钻进他的肺腑,这是家的气息。


他紧抱着相框窝成一团,不知从何而起的睡意像温柔的潮水般将烦心事一点一点淹没,最后将他无声侵蚀。




爆豪胜己盯着这坨自顾自睡得昏天黑地的绿毛团子,默默地把身上差点引发家暴事件的粉红小兔印花围裙扔到一边,随即就想一巴掌糊过去。


可他还没来得及碰到绿谷的脸蛋,就被当场抓住了罪恶的黑手。


然后这只黑手被塞进了嘴巴里。


“……”


“呸呸呸!小胜煮的猪排饭超难吃…果然还是米花町的那家店做得更好……”


……那我还真是委屈你了啊?!!!


绿谷眯着眼,像是完全感觉不到近在咫尺的滔天怒意那样,枕着难吃的猪排饭继续安心作妖:“小胜果然是混蛋!混蛋!混蛋!”


没忍住,爆豪头上暴起一根青筋:“废久你他妈再装睡我就把你丢出去。”


满是声讨的碎碎念戛然而止。


安静了几秒钟,绿谷悄悄睁开双眼,好巧不巧与爆豪来了个深情对视。


……


“我保证我吃猪排饭的时候还在梦里!”他蹭的一下从原地蹦起,手脚并用地抱住了爆豪。


爆豪怒道:“我看你混蛋混蛋喊得挺开心的嘛!松手!”


“不松!”绿谷环紧双臂,顺便把腿盘到爆豪腰间,夹稳。


他可是憋了四天才找到机会和小胜说话,怎么能轻易松开?


毛茸茸的脑袋在胸前拱个不停,爆豪皱起眉低骂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地抬手抱了回去。


——所以并不是因为他很享受绿谷主动把他扑了个满怀。


爆豪托着怀里人转身,忽地发觉一览无余的茶几有哪里不对,他拍拍绿谷的后背,问道:“相框哪去了?”


绿谷懒洋洋地抬起手指:“喏。”


本该立得好好的桃木色相框现在四仰八叉地倒在一旁,相框里面是空的,两人还没来得及放照片。


爆豪挑了挑眉,瞬间脑补出事情的经过:


废久刚刚绝对是一边睹物思人一边可怜兮兮地想着小胜快来抱抱我吧?


他得意地翘起嘴角,冷哼道:“去吃饭。”


仿佛是颁布了解冻的诏令,一下子气温回转,春暖花开,绿谷猛地挺直背脊朝爆豪的嘴角啾了一口,双眼像被点亮了一样闪闪发光:“小胜你不生气啦?”


被这个啾咪成功取悦到的爆豪难得没有呛声,只不过开饭时他手起筷落,狠狠敲打了一番满脸傻笑明显是膨胀过头的绿谷,“给我老实待在家三个月,少一天都不行。”


“唔……”


绿谷揉了揉被敲红的脑袋,拿起碗筷很识趣地点点头。


他面前摆着一锅奶白色的炖汤、一盘辛香扑鼻的炒牛肉外加一碟西兰花,这是他们今天的菜谱。


绿谷扒拉着碗里的白米饭,突然对爆豪说:“以后不会了。”


爆豪夹菜的筷子顿了顿。


绿谷抬眼看向爆豪:“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呜啊!”


一口爆炒牛肉被送进嘴巴里,绿谷惊得捂住嘴艰难咽下这番投喂,最后辣得眼泪直飙。


“我、我!咳咳咳!我靠!”


愣是绿谷都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小胜也太毁气氛了吧?!!


爆豪别开脸“啧”了一声,显然绿谷反应这么大也是出乎了他的预料。他烦躁地扣下竹筷和桌子撞出“啪”的声响,好一会才迎着绿谷不忿的视线找回话头:“你想说什么?不会再让我担心?”


绿谷:“!!!”


爆豪一看到他这副大惊失色的鬼样子就来气。


“同样的招数应付完欧尔迈特应付完你妈现在又轮到我?绿谷出久你能有点出息吗?!”


“不是的小胜!我……”


“别和我扯那些屁话!”


爆豪一把抓过绿谷的右臂,扫了眼盘踞在上边几乎可以说是丑陋的疤痕,低声骂道:“反正再怎么担心也是我自找的。”


“废久,那天你……”


绿谷下意识屏住呼吸。


“你用smash调动身体的时候力量都集中到这一点了吧?”爆豪捏了捏绿谷的手腕。


啊?


绿谷眨眨眼,有些不明白这个神奇的展开。


“所以敌人从左侧突袭时,”爆豪猛地一拉——完全没有设防的绿谷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你才会马上失去平衡。”


“然后藏在死角的杂碎轻而易举地轰向了你的腕骨。”


绿谷撑起身,满脸歉然:“因为那个防御型的诱饵露出破绽的时机实在难得……是我太心急了。”他不好意思地摸摸脸,“我们现在才做战斗分析会不会晚了些啊?”


爆豪扬起眉:“那你听不听?”


“听听听!”绿谷忙道:“小胜其实我一早就想问你了smash在对战时产生的风压冲击……”


绿谷叽里呱啦地向爆豪倾倒满肚子里一招一式的无限可能,双手也没闲着在那挥来挥去不停比划,连饭也顾不上吃。


一切与英雄有关的事物总能点燃他的全部热情,就好像绿谷出久就是为了英雄、为了拯救而生的一样。


而现实也的确如此。


爆豪一边指出绿谷在作战中暴露出的某些细小的不足,一边观察着绿谷的神色。


绿谷听得很认真,一如既往。


他看着绿谷凝神思索的侧脸,心底忽然冒出一声嘲讽的冷笑——


爆豪胜己,于你,于绿谷出久,哪里有什么绝对的安全可言?


——那是他自己的声音。


“小胜!”


“……啊?”


“哈!”绿谷呼啦一下扑到爆豪面前,碧绿色的双眼亮晶晶的,像是里面藏有星星,“这个准备动作怎么样?很酷吧?”


“……太夸张了你个白痴!!!”


是了,怎么会有绝对的安全?


爆豪伸手把绿谷的姿势拗回正轨。


英雄爆心地无法时时刻刻保护英雄人偶。英雄人偶也不需要英雄爆心地如此细致体贴。


他曾经无比痛恨这一点。


“你他妈别乱动!看我的!”


但现在,至少现在,爆豪找到了解决死局的办法,就在他们彼此沉默的那四天里。


——英雄爆心地会拼尽全力让英雄人偶成为无人能敌的NO.2。


他要让绿谷出久强到前方只剩下爆豪胜己一个人。





「12月3日     天气:晴

DEKU:28胜,77负,6平

KACCHAN:77胜,28负,6平」


更新完小白板上的对战记录,绿谷杵在原地盯着他和爆豪完全对调的28和77,歪着嘴嘀咕:“明天我绝对会赢的!”


从绿谷身后路过的爆豪乐了:“废久你哪来的自信?”


绿谷勾起嘴角,炫耀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本橙色封皮小手册,封面上写着:


「秘技!面向爆心地的英雄分析NO.3!」


“咳。”爆豪绷着脸,觉得这时候不应该打击某个书呆子的进取心,他伸手戳了戳被记号笔着重加粗的“爆心地”,正色道:“起码方向对了,勉强还有希望。”


“什么啊?!”绿谷转过头,却是一呆,“都这个点了小胜你还有英雄活动?”


P.M.  7:32


自家恋人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战斗服,但以他们事务所在和平时期的迷之规范作息来看,爆豪现在出去的确不同寻常。


“嘁,还不是为了给我们的英雄人偶收拾烂摊子。”装备完两手的榴弹装置,爆豪偏过头,示意绿谷给自己带上那股压迫感极强的爆炸风。


绿谷上前把头饰安好,顺便理了理爆豪的额发,只是他的表情并不像动作一样那么轻松,“敌人在那么多英雄的追捕下逃了快三个月了吧?”


“是啊,快三个月了。”爆豪的眸色逐渐变冷,他瞥了眼瞬间变得蠢蠢欲动的绿谷,“你给我忍着!”


绿谷咬住唇,面带不甘。


雄英时期的多次超负荷终是埋下了隐患,在这枚炸弹被敌人引爆之前,绿谷从未想过施展OFA会成为他的负担。


28胜,77负,6平。


这么多场的胜负交织其实应该称为“适应”才对。


他要适应在不能多次使用右手的情况下陡然下跌的战力,并尽快恢复它。


绿谷将五指紧握成拳,又缓缓松开,反复几次,手臂中因为今天和爆豪对战而产生的酸麻感似乎驱散了不少。


“请务必小心。”


“哼,这句话你还是留给自己吧。”爆豪摆摆手,“三个月,DEKU的假期也该结束了。”


绿谷失笑:“早点回来。”




「负心汉!你爱的到底是她还是我?!」

「亲爱的你听我解释啊!!」

「我不听!!!」



电视机里长发女人的高分贝疯狂折磨着绿谷的双耳,但这尖锐的嗓音在漫漫长夜中却也意外达到了提神的功效。


A.M.  2:47


绿谷揉了揉抽痛的太阳穴,忍不住掏出手机给爆豪发了条短信。


「任务结束了吗?」


A.M.  3:36


「呜呜呜我不管!你一定要给我一个交代……」女人开始张牙咧嘴地哭号。


若是放到平时,绿谷肯定会对这位演员的职业素养报以充分的肯定,毕竟哇哇大闹将近一个小时也是挺不容易的。但此刻绿谷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手机的一方屏幕上,根本无暇分心。


时钟的指针仍在嘀嗒嘀嗒地向前走,爆豪没有回信。


“小胜……”


「真的吗?我就知道你没有骗我!那个女人怎么会比我更爱你!」


“……”


他拿起遥控用力摁下电源键,却不曾想黑掉的不只是女人妆容斑斓的脸,还有全部的灯光。


绿谷呆住,确认手中的遥控器没被人为改造之后,他来到窗边,了然。


“停电了。”


万家灯火骤然熄灭,黑暗如同涟漪一圈一圈地向外扩散着,与夜色相融。


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总会让人心如擂鼓,不理智地去思考某些东西。绿谷轻轻呼出一口气,把手机息屏放到窗台上。


别乱想。


绿谷对自己说。


他转身走向厨房,有些苦恼地自言自语:“宵夜才煮了一半啊……”


随即整个家马上响起一阵手忙脚乱的乒铃乓啷,以至于手机的震动就这么轻易被淹没了。


茫茫黑夜忽然出现了唯一的光源,只够照亮窗台的一角。


——「您有一条未读信息。」

TBC.

这个短篇本来想着一发完的…果然平时不能立flag…
大概三章内完结(^^)

💕情人节快乐!!!

评论

热度(74)

  1. longlong容天边的菓子 转载了此文字